敖群峰冷峻的眼光在程谷瑶脸上停顿片刻,倏地仰天“哈哈”大笑,说道:“我们也不来与你一个妮子一般见识。程总镖头,这次你们雄威镖局巴巴的从云南赶到湘中这里,保运的到底是些什么镖红啊?可否让我这个小师妹开开眼界?她毕竟见惯了大场面,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你们这些小镖局所运的镖保,终究有些好奇,既然今次给碰上了,便想来探究个明白。”

    这些话实是大大触犯镖局行业的禁忌,无理荒谬至极,程秉南闻言暗自恼怒,想道:“你是天下镖局的人,怎可也如此不懂规矩?”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微笑道:“我们雄威镖局只是图个糊口而已,那里比得上你们天下镖局,做的都是大生意。有个浙江商人离家在云南贩卖药材,现在老来无依,思乡心切,便想回家终老,他瞧老汉忠厚正直,办事又来得,故此托付我们雄威镖局护送一程。那镖车上的尽是些寻常物品,原也上不了敖世侄和端木侄女的法眼。”

    敖群峰道:“既然是些寻常物品,那么就让我们师兄妹看看又有何妨?”说着便向那边镖车走去。程秉南闪身拦在敖群峰身前,“咳”的一下,说道:“敖世侄这是要为难老汉了。镖局规矩,敖世侄不是不知道,客人打了封印,做了记号,途中如有擅动,出现差池,老汉可是万万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敖群峰剑眉轻扬,冷冷道:“看一眼又没有少了你们镖局什么,何必这么小气?”暗运劲力向程秉南身上撞去。

    丰子都此刻已经知道敖群峰是在故意找茬儿,先前见他挥舞长剑时灵动快捷,气势惊人,武功显然不弱,程秉南身子瘦小,他这般猛撞上去,身骨怕是难以吃消,急忙出声提醒叫道:“总镖头小心,这人不安好心,故意撞上来啦。”他心里甚为厌恶敖群峰端木宛两人人前盛气凌人,胡乱妄作,心知此言甫出将有不测后果,但念起曾受程家爷孙一顿饭恩,于心不忍,终是脱口叫出。

    程秉南望一眼丰子都,略微点头,以示谢意,转头对敖群峰道:“敖世侄何必定要为难老汉?”待得他撞力将到未到之际,挺身迎上,使出暗劲向旁边牵引。敖群峰一个趔趄,跌出两步,登时满脸通红,急忙拿桩稳住身子,叫道:“好啊,程总镖头原来是要考究我功夫来着。”抬手欲去拔剑。程秉南笑道:“敖世侄小心了,这路面崎岖不平,碎石子又多,走起路来极是容易摔跟头。”伸手假意去相扶,运掌轻挫,压制着令其拔不出剑来。

    端木宛怒声叱道:“哪里来的乡下小子,竟敢狗抓耗子多管闲事?找死!”抬手又是一支袖箭射出,“嗤”的一响,径向丰子都面门钉到。

    程秉南心中大急,只道这邋遢少年是那丐帮中人,然而不知他在帮中辈分,武功如何,如果因为雄威镖局而受伤,虽说在对抗天下镖局中能够挑动天下镖局和丐帮的仇怨,己方大为受益,可毕竟不能见死不救,终究这少年是好心提醒自己而得罪上对手,倘若真的由此而让他受到伤害,良心十分过意不去。忙递出铜皮旱烟竿拦截,叫道:“这少年只是个外人,端木侄女莫要误伤无辜。”

    但距离毕竟有些远,所谓鞭长莫及,端木宛发射袖箭又是来得十分突然,眼看丰子都便要中箭受伤,程秉南不由得暗暗一阵焦虑。

    丰子都骤然间瞧到一支袖箭迎着面门射至,“哎哟”一声,竟是吓傻一般不知道应该要去躲避。

    程谷瑶一见大是惶急,疾声叫道:“喂,傻小子,不要命了吗?快闪开啊!”丰子都方才醒悟过来,再要去趴低身子闪避已经来不及,慌乱间只得手忙脚乱地伸出两根手指往那支袖箭挟去。程谷瑶见状脸色顿然惨白,跺脚不已,那乡下小子就这般贸贸然伸指去挟那袖箭,最后还不是要被袖箭贯头穿脑?吓得别过脸去,没有胆量再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