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块断砖砸在郑三刀后脑勺上,砸得他身体前倾,往前迈了一步才消失了这一击之力,砖碎了,他没有被砸伤,回身的同时回手,钢铁海浪再次卷向身后。

    墙壁已经被打得斑驳不堪,最沉重的是钢弩,每一下都能把墙壁外层的水泥打掉,可是铺天盖地的铁器打过去,仍没能击中陈阵。

    郑三刀感到脊背发凉,他知道陈阵快,但不应该快到这个程度,刚才那一下,半个屋子里都有飞舞的铁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接就飞过去撞在了墙上。

    从撞击的力道就可以判断出来,砖块明是从后面飞过来的,可后面没人,那是谁扔的砖块?难道是……没有实体的存在?

    黑暗中,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见任何物体,闻到的是浓浓的血腥,能够感受到的是冰冷的金属,以及满地的微弱铁元素,郑三刀越想越害怕,发动了另一轮猛攻。

    桁架、钢弩、弩矢、刀刃碎片又开始漫天飞舞,四处乱撞,郑三刀在怒吼,但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怒吼的意见是让颅腔内充满自己的声音,要是没有吼声,他害怕会听见自己刀下亡魂的声音,很多人都是在他提问题之后被扼死的,想说的话都没能说出来,郑三刀意识到,如果那些亡魂想要把最后的话说出来,在这极端的黑暗里,就是个极好的机会。

    房间里的情形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如果能听得到声音,陈阵很可能已经被烦死了。

    他当然不会被打死,屋子不大,里面的铁器多得要命,但没一件能够伤到他,原因很简单——他在屋子外面。

    郑三刀有强化药剂没能出乎他的意料,在钢弩的弩矢穿过黑暗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和欧阳一样,有钢弩就意味着有官方背景,欧阳的官方背景是兖城林家,郑三刀的官方背景应该就是雍城的人,至于是不是杜家还无法确定,总之是能动用士兵的人物。

    豫城楼家的护卫有强化药剂,这应该是作为柏家给予的奖励,纷发出去了,强化药剂是好东西,这一点连陈阵都不能否认,所以他也分给了段征明、阳炎、夏帆和范虎等人,段征明就靠强化药剂保住了姓命,还救下了王德盛一家人,除了保命外,强化药剂还能提高实力。

    无论是谁雇的郑三刀,给一两瓶强化药剂,可以保证计划成功,也可以当作为杀死丛姐的报酬。

    陈阵不知道郑三刀为什么会像发疯一样大吼着控制那些铁器乱砸,他能感觉到郑三刀嘴前的黑暗正在振动,比敲门声明显得多,手里已经拿好了砖块,就等着郑三刀发完疯,然后发动下一次攻击。

    郑三刀仍在吼,控制磁力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消耗,控制得再久,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异样,但是要控制就必须集中精力,费脑,容易疲倦。

    墙裂了,天花板上也满是裂痕,铁器沾着地上的血,挂着尸体上的肉丝,把整个房间,包括郑三刀自己在内,都漆成了红色,害怕的情绪因为集中注意力去控制磁场而慢慢减弱,他也慢慢恢复了理智,停了下来,终于意识到陈阵不在屋子里。

    可是刚一停,砖块又飞了过来,打在他额头上,郑三刀自己能听到“咚”的一声,脑袋被打得一偏,但这一次他没有钢铁海浪去“拍击”陈阵,而是挥动手中的钢弩,朝着四面八方乱打,钢弩自然不如他的刀顺手,可是像刀一样使,仍有着极大的破坏力,仍能借磁力的势,陈阵要是被打中,骨头大概也会被砸裂。

    什么也没有打到,挥了几圈停下来,郑三刀产生了离开的想法,先前没跑是因为他对磁力有信心,对自己怕实力有信心,还有强化药剂这一法宝在身上,可是现在打不到敌人,呆在这里,等强化药剂的时效过了之后,还是会被砖块砸死。

    不如在仍有药效之前离开,离开陈阵的黑暗,玩捉迷藏也好,直接离开剧院也好,都要比呆在这个“天堂”般的房间里好得多。

    “对,如果我在,他就必须守在丛姐这里,不敢离开,通知骨乐园的人来他就跑不掉了,我能得悬赏,还能杀死丛姐!”郑三刀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就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刚一迈步,天旋地转,他摔倒在地。

    终于能看见了!

    可是什么也看不清,脑袋重重砸在地上,撞在天花板上、墙壁上、铁器上,头晕脑胀,根本无法控制铁器,什么也做不了。

    眩晕的感觉很奇妙,那是肾上腺素给予的好处,郑三刀又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因为不时的砸在地上、撞在墙上而中断,但随后又会响起,诡异得令人毛骨悚然。

    他感觉到自己的脚正在被什么东西敲打着,然后,左膝出现了钻心的疼痛。

    …………

    陈阵刚才差一丁点就被钢弩砸中,幸好及时躲开了,没有让郑三刀察觉到他的位置,在对方挥舞钢弩的时候,他凝聚气泡,在停止挥舞之后送过去,顺手就抓起了郑三刀的脚踝,将他提起来。

    像是抓住了洛基的绿巨人一样,又像是疯狂挥动钢弩的郑三刀,陈阵收回黑暗,抓着脚踝用力挥动,四处乱砸,外骨骼很硬,比地面、墙壁还硬,但是砸的过程中,郑三刀就无法恢复平衡,无法控制那些铁器,控制了也不可能打到他。

    左手抓着脚踝砸,右手拿着一支钢弩的弩矢,一次又一次的刺在郑三刀膝盖上,就算有外骨骼,关节仍是强化人的弱点,伤一只脚,之后无论郑三刀再玩出什么新的花样,都别想从这里逃出去。

    没过多久,弩矢就刺进了膝盖里,膝盖结构复杂,受了重创是几乎无法彻底恢复的,所以运动员的膝伤往往会困扰他们一辈子,所以老滚5才会有那么多转职卫兵的冒险家,所以张郃才会在乘胜追击时阵亡(?)。

    脚踝随后也被陈阵的左手捏碎。

    郑三刀笑不出来了,大声惨叫,终于不再“飞舞”,停了下来,被陈阵从身后架住,右手捏在了他的咽喉上,只有他的眼珠子还在乱转。

    眼珠子转动的过程中,郑三刀看到了位于屋顶角落里的窟窿。

    陈阵就是从那四个窟窿扔砖头,钻进钻出的,黑暗笼罩着整间屋子,郑三刀看不见,也感应不到那些窟窿,只有陈阵能够随意进出,他没有利用通风口,因为通风口的罩子也是金属的,开合的时候能够感应得到。

    “哈哈哈,不是鬼,不是鬼!”郑三刀高兴的大笑起来,也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

    …………

    “嘿嘿,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保证不会杀死你们,至少在我玩够之前,绝不会让你们轻易死去,嘿嘿嘿……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在地下层的楼梯口,响起了一个带有金属质感的声音,笑声十分邪恶,还夹杂着着舔嘴唇、咽口水的声音。

    地下层并不是完全黑暗的,至少在楼梯口附近还有光,只是离陈阵和郑三刀战斗的地方太远,陈阵的灭光行动没有波及到这边。

    这里有三个人,两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是戴着假面皮的游先生,另一个扎着马尾辫,一身劲装的丛姐。

    二人靠着墙坐在地上,一个捂着肩,一个抱着腹,嘴角都有血流下来,看着堵在楼梯口的年轻男人。

    男人眼睛发着紫色的光芒,身体有白色的骨骼覆盖,正是郑三刀的徒弟,掷刀攻击陈阵的人。

    他没有在那边逗留,陈阵和郑三刀正面接触后,就捡了把刀退回来,准备去那十个地点转转,来到楼梯口这里就遭到了游先生和丛姐的偷袭,受了一些伤,一翻激烈的打斗,差一点就被杀死了。

    幸好有强化药剂。

    注射了强化药剂,有外骨骼保护,自身又有着不错的实力,丛姐和游先生就不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丛姐长得漂亮,游先生虽然没露出本来面目,但长相也不算丑陋,师父不在,徒弟独自完成了任务,他很是自豪,打起了两个女人的主意,反正都是要杀的女人,杀之前还能有些用处。

    本着尊师重教的精神,他走向了不算漂亮的游先生,想把漂亮的留给师父,拍个马屁。

    铁尺刺来,他轻轻一挥手就打飞了,右手揪住了游先生的头发,左手就去抓她胸口的衣服。

    游先生并没有反抗,反抗是无效的,在游蛇里呆得够久,她也知道反抗反而容易让一些人兴奋,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那人,沉声说道:“劝你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尽快逃吧,否则等陈阵来了,你再想逃就没机会了。”

    年轻的徒弟笑了起来:“放心吧,他对上了我师父,只有死路一条,要来也是逃过来的,我守在这里还可以防着他逃出去,至于你们……嘻,就委曲你们陪着我一起等吧,正好现在没事可做……”

    他扯掉了游先生衣服上的第一颗钮扣。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