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有徐少桥,既然有桥,不如再来个岸,‘柳暗花明’也是个好兆头,柳公子有意改名,选用柳岸二字可妥?”

    说话的不是徐少桥,而是他身后的太叔奂。

    此时的太叔奂,锋眉剑目甚是俊朗,嘴角弯弯带着几分快意。

    真应了古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之说。

    宁朝来这一细看才惊觉,太叔奂再不是当初年少可爱,被她打趣儿调笑的碳头了。

    此间翩翩少年,风华无双,卓绝无二,喜怒嗔痴皆有人记挂在心上。

    重新活了十三年,终归赶不上他的成长。

    自马被投毒以后,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已久,倒是没想过还有太叔奂登门的一日。

    “阿来,想什么呢?药都冷了,喂我。”

    柳兰摇摇宁朝来的袖子,嘟嘴卖乖,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宁朝来温柔一笑,用汤勺将汁药喂入柳兰口中。

    想来也可笑,太叔奂对她的救命之恩全然不放在心上,她却有以身相许的念头。

    若他喜欢她,她喜不自胜,可她明知,他心里有旁人。

    宁朝来掏出手绢,细细去柳兰唇上的残留的药汁,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照顾柳兰好几日,她已经习惯了。

    旁边的两人却是神色微变,且不说宁朝来不辞劳苦、事必躬亲、如同妻子般的照顾,单是那声脆生生的阿来也是他们不曾听过的亲昵。

    “今日早朝,陛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太叔奂看向宁朝来的脸,见宁朝来一副淡然的模样,似是没有反对,这才继续说道,“希望你能入宫教习丹阳公主吟诗作画,我们前来,是为了问问你的意思。”

    太叔奂话说得客气,可总是免不了针锋相对、不容拒绝的意味在其中。

    宁朝来的身子明显一僵,这件事她在江南便已经说明,她不为官。他是没听懂还是宁可没听到?

    徐少桥开口解释,

    “不为官,只是教习,这其间允许自由出入皇宫,不受宫中礼仪限制,且丹阳公主会以礼相待。最重要的是,朝来不必每日都进宫,还是有许多闲暇时间的。”

    柳兰握住宁朝来的玉手,软绵绵道,

    “陛下只是随口一说,未必就是真的要怎样,不说四海内,单是长安城中的有才之人比比皆是,又不是非我家阿来不可。何况,我家阿来又不是闲着无事,她还得悉心照顾我。”

    柳兰左一个我家阿来,右一个我家阿来,话说得暧昧,的确含了私心。

    他生平最羡慕与不愿看见的,便是与宁朝来青梅竹马的太叔奂与徐少桥了。

    有这样的好机会,逞逞口舌之能也无可厚非。

    太叔奂与徐少桥皆看向宁朝来,等着宁朝来的答复,或者说是反应。

    “是,旁人都不及你重要,你受伤,我定然是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否则,你若有了差池,我岂不悔恨终生。”

    宁朝来往柳兰嘴角放了一个蜜果,语笑嫣然。

    这便是承认她对柳兰有意?

    此时,就连柳兰的目光也落到了她身上。

    三双明亮的眸子让宁朝来生出锋芒在背之感,她便是如此轻易的说出了一句情话,在他们眼里,她是率性还是轻浮?

    “嗐,不过一句戏言而已,又不是第一天相识,你们何苦当真。”

    宁朝来若无其事的起身,将药碗搁下。

    她说是戏言,不管说者有心还是无心,听者都当真了。

    “朝来,去与不去你倒是给句明白话呀。”

    徐少桥盯着宁朝来被柳兰握过的手,眼睛都直了。

    他知道宁朝来不会同意还来这一遭,不过是想看看宁朝来,没成想居然看到……怎能不让他伤怀。

    宁朝来道,“若是陛下问我去不去,我便不去,若是议郎大人问我去不去,我便去。”

    “呵。”柳兰竟是无言以对。

    还说她不喜欢太叔奂,这心偏得,已经不需要想了,是个人都能明白。

    万人之上一朝国君的金口玉言,竟是不如太叔奂一句话。

    太叔奂也吃惊,待想想,便明白了。

    他救宁朝来两次,宁朝来欠她两个承诺。

    莫说只是要她进宫去教授公主,就算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在所不辞。

    他不在乎她的谢意,只是不让她多了压力,她倒好,巴巴的赶着还。

    他便如此轻贱,不值得放在心上?太叔奂也恼了,

    “宁家女公子,有经世之才,不愿造福黎民百姓,有过人之华,不愿教与别人。一双慧眼清澈动人,可惜除了儿女情长,竟是什么都看不到。”

    “太叔奂,你怎可如此无礼!”柳兰食指指向太叔奂,怒极。

    不管何时何地何人何事,只要宁朝来说不肯,就算玉皇大帝来了,就算他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宁朝来受丁点的委屈。

    “打扰了,告辞。”

    太叔奂转身欲走。

    宁朝来不急不缓的说了句,“议郎大人留步。”

    她走至太叔奂面前,眸若星辰,流转芳华,只道,

    “陛下事事待我不薄,若要上阵杀敌,我或许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今日大人所言,我还是能应承的。只是兄长如此情形,离不得人,势必要耽搁一些时日,请大人回禀陛下,为期一月,一月之后我定会进宫。”

    柳兰咬破嘴里的蜜果,原本该是甜到心里的,只因宁朝来的一番话变得酸涩。

    还以为她说的是情话至少有一分真心,却原来,真的就只是能让他从天堂跌进地狱的戏言。

    宁朝来中意太叔奂,也是真的。

    柳兰盯着墙上的一副腊梅图失了神,目光空洞。

    徐少桥的眸子同样黯了,若今日太叔奂没有同来,若今日来的另有其人,哪怕来的是他徐少桥,她大概也不会这样痛快的应下吧?

    果然,她的心里还是只有太叔奂,即便那人百般无视,即便那人冷漠无情,她还是只要那个人。

    梅林的事她闭口不谈,唯独允许太叔奂知晓。

    想到此处,徐少桥心中微痛,别过头去,不再看宁朝来刺眼的笑容。

    这么多年了,他才意识到他没有看透过她的心。

    既可悲,也可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