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顾北家是家道中落,那么李瑾家是天灾人祸。

    李瑾的爸爸,也就是顾北的二舅李国华在两年前患了尿毒症,靠着肾透析维持着生命,一次肾透析就要四五百块,一个星期要三四次,一个月要五六千,一年下来差不多近十万的医药费用。

    2001年的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无疑是难以承受的数字,全靠二舅妈于凤一个妇道人家支撑着,日子之艰难也就可想而知,而李瑾跑到顾北家借阅高考复习资料,也再正常不过。

    顾北高三的高考复习资料还在,有很多,除了高三下学期课本和参考书籍以及笔记本,每个月的模拟考和月考试题都在。高考之后,顾妈妈就整理好放在顾北的床下面,用一个大纸盒装着的。

    顾北没什么用,于是带李瑾去他的卧室,把纸盒搬出来,让李瑾自己选。

    选的时候,李瑾看到一本粉红色的精美笔记本,有些好奇,于是拿在手里打开,里面写着李采薇的名字:“小北哥,你这怎么有女孩子的笔记本?”

    顾北一怔,说笔记本是我高中同学的。

    “你高中同学叫李采薇呀,我记得她好像是我们去年的省文科状元,去清华了是吧,可真厉害。”

    顾北没有作声,他扭头望向窗户,忽然想起了采薇借笔记本给他的那天,想起了高考前夕采薇给他辅导功课的那个午后,夕阳的斜光照在新换的课桌上,窗外的爬墙虎垂下来,春夏之间的傍晚,格外宁静,采薇突然扭头对精力不集中的顾北说:“要认真呀,说不定高考以后,我们还在一个地方念书呢。”

    顾北看着采薇那张认真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那颗老男人的心脏突突跳动了起来。窗外的花草疯长,夕阳下坠,蝉鸣声仿佛加速了一百倍,时间从指间溜走,光阴变化,而他和采薇的凝视好像是永恒的。

    “小北哥,你在想什么?”李瑾说。

    “没什么。”顾北笑了一声:“改天我遇到她,把她的高考复习资料都拿过来给你看,这本……留给我吧。”

    李瑾抬头看了眼顾北,点头说好。

    顾北把李采薇的笔记本放一边,将其他李瑾需要的复习资料用蛇皮袋装好,足足大半袋子,很重,于是顾北说小瑾,我帮你提回去吧。

    李瑾摆摆手说:“不用的,我自己来。”

    李瑾扛起蛇皮袋,她那瘦弱的肩膀被压弯下去,但她并不觉得难受,那张清瘦的小脸上反而带着如获至宝的笑。

    顾北没笑,他伸手直接把蛇皮袋扛到自己肩膀上:“女孩子家不要老是逞强,走吧。”

    李瑾低着头“哦”了一声,不敢作声。

    顾北提着蛇皮袋跟老妈打了声招呼,和李瑾出门下楼,来到马路上招手拦的士。

    李瑾低头看脚尖说:“小北哥,我们坐公交回吧?”

    顾北一怔,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傻丫头,你哥有钱。”

    这时候一辆的士经过,顾北伸手拦了下来。

    司机问去哪里?

    顾北说含浦镇。

    司机启动车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瑾清瘦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又说小北哥,我们还是坐公交回吧?

    顾北挠了挠头:“成吧。”

    兄妹俩坐着城际公交车摇摇晃晃穿过石林的大街小巷,来到含浦镇,挺偏僻的一个地方,高楼大厦是没有的,多是一些低矮错落的平房,一间一间散落在一条黄土马路的两侧,时有大卡车经过,掀起烟尘漫天,烟尘尽处,就是李瑾的家了。

    李瑾的家坐落在黄土马路的三岔口,两间平房,平房的卷帘门上面挂着一块写有“于凤便利店”的广告牌。这是李瑾一家营生的买卖,卖些烟酒饮料和生活用品,限于地理位置,顾客大多是附近的居民和路过的司机,生意并不大好。

    李瑾掏出钥匙拉开卷帘门。

    顾北扛着蛇皮袋走进屋子,屋子里面有两个隔间,外间是便利店店铺,靠里墙摆了一个木制折叠长椅,可以展开当床用,而李瑾就是睡在这里,里间是李瑾爸妈的卧室,很狭小,大概二十平米,只有一间木床。

    李瑾给顾北端了一杯水,说现在都五点了,小北哥吃晚饭再回去吧。

    顾北点头说好。

    李瑾立马跑到里屋拿菜准备做饭,过了片刻,李瑾空着手走了出来,双手搅在一起,那张清瘦的脸微微泛红,带着一丝羞怯和窘迫,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小北哥,家里没什么好菜……”

    顾北一怔,笑着说:“你家究竟有什么菜?”

    “大白菜,还剩点猪头肉,前两天家里杀了猪,肉都卖了,给我爸交医药费。”

    顾北抓了抓脑袋:“最近你哥智商欠费,正想吃点猪脑子补补呢。”

    李瑾就笑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家中境况惨淡,生活过于艰难,这个女孩是极少笑的,但她笑的时候特别好看,清瘦的脸颊上会晕出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像大山深处的孩子,纯澈的叫人心惊胆战。

    “小北哥,那我做饭了。”

    顾北点头说好。

    李瑾娴熟地围着围巾,提着菜去厨房忙碌起来。

    厨房是露天的,几块石棉瓦靠外墙搭建而成,大概用了半个小时,饭菜做好上桌,猪头肉炒辣椒和水煮大白菜,味道普普通通,这与李瑾的手艺无关,是没有调料,只放了油盐,或许是顾北饿了,倒也吃得津津有味。

    吃饭的时候,顾北注意到李瑾那双手有很多老茧和冻疮,手骨节肿大,有些地方灌了浓,清淤黑痂。顾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放下筷子道:“小瑾,你已经高三了,做事呢,要分得清轻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如果是学费和生活费上面有什么难题,跟我讲,我现在也能赚一点钱,以后我给你寄钱。”

    李瑾一怔,沉默了片刻,她埋着头边扒饭边说:“哥我知道的,我会努力学习的。”

    顾北看着表妹,张了张嘴,但最后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

    “喂,老板,买包蓝芙蓉王和两瓶矿泉水。”这时候柜台前来了一个买烟的男人。

    “您稍等。”李瑾连忙放下筷子,起身去卖烟。

    顾北抬头朝外面瞧了一眼,门外停在一辆白色丰田,柜台前买烟的是个四十五六岁的男人,矮个子,大背头,穿着白色西装,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的金链子,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皮包,气势很足,特像搞煤矿的土豪。

    顾北也没在意,低头继续吃饭,只是吃着吃着,他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想到了什么,然后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再次抬头望过去,望向那个矮个子中年男人。

    矮个子中年男人恰巧伸手接蓝芙蓉王。

    顾北看到那只手的中指没有。就如被毒蛇咬了一口,血液霎时凝固。

    他说话很慢甚至结巴,但是感性思维的反应异常迅速,比如说看到一个故人,瞬间就勾起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几秒钟之内,顾北的脑袋处于眩晕状态,心凉到冰点,紧接着,又有一股怒火在心底里慢慢地燃烧起来。

    烧的他全身都在血液沸腾!

    这时矮个子男人买好烟钻进丰田车内,车子启动,绝尘而去。

    顾北扭头一看,门口停靠着一辆老旧的三轮车。

    “小瑾,我有点事,借三轮车用用。”顾北放下碗筷,出门跳上三轮车。

    “表哥,你,你干嘛?”李瑾清澈的眼睛带惊愕。

    “记住了,我妈打电话问我去哪儿了,你就说今晚我睡你家。”顾北开着三轮车,拼了命地狂踩踏板朝丰田追上去。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