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回去吧,已经是夜里十点了,我帮你守着消息。”

    “哪有要你守着的道理。”沉默了半晌,权子宸淡淡道。

    幽邃的眸子看向远方,和这黑夜融为一体。

    “你一天没有吃饭了,这样下去,青青没找到,你自己先垮了。”

    “几顿饭不吃而已,这不是很正常吗?”

    “你真是……”许凡摇摇头,不知该如何反驳他。

    那一晚,许凡就陪着权子宸在岩石上坐了一宿。

    谁也不再开口,权子宸抽着烟,许凡起初默默坐着,但似乎也想起了一些烦心的事情,他跟权子宸借了火,也抽起烟来。

    但是,一天一夜都没有任何消息。

    警方很快就来跟权子宸汇报进展:“权少,对不起,我们还是没有任何关于穆小姐的消息。”

    “她那么大一个人,就这么从人间蒸发了?”权子宸冷着嗓子。

    因为抽了不少烟,他说话的时候,嗓音有些嘶哑。

    警察不说话,低下了头:“............”

    “什么叫‘应该’?”权子宸一记冷冽的眸光射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两天有几起女生被杀****的案子,而且有一起就是在,许氏医院的附近,不过,这个是一个路人报的案,那个路人说那个女生看起来也想是个学生。但是他不是很肯定,所以没有立案。或许可能..............应该...........是”

    “什么叫‘应该’?”权子宸一记冷冽的眸光射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好,沈先生,我们今天会请相关部门配合,一起出动找人。如果两天内还是不能找到,那就请权少做好心理准备。”

    权子宸沉默了,心口的那个位置传来一阵阵钝痛。

    做好心理准备……

    如果她真得出了意外,一定会往自己脑袋上开一枪。

    他没有办法想象,活蹦乱跳的穆青青冰冷地躺在他的跟前……

    她是他最美的天使,是他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唯一。

    然而,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警方带来的消息是,找不到任何迹象。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是同样的消息,穆青青杳无音信。

    权子宸听了所有的消息后,默不作声,一个人往自己房间里走去。

    许凡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来,赶紧也跟了进去。

    “凡,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权子宸站到窗口,看着雾蒙蒙的远方,目光凛冽。

    “来日方长,青青一定没事,我们肯定会找到她的。”

    “她身上没有钱,她也没有什么朋友,夜里黑漆漆的,她能去哪呢……”权子宸的声音越发低沉。

    “兴许她是区别的地方转转,或者.........”许凡感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权子宸,他的也不知道该往哪个好方向想

    “如果,她被人拐走了,或者卖了,亦或者,她真的被*****你说,我该怎么办。”

    “晨,你别这么悲观,凡事要看开点。”

    “我是说如果。”

    “如果要真发生了这些意外,日子还得继续过,不是吗?你的集团还需要你,你未来的路还很长,你想什么呢?”许凡皱眉,掷地有声!

    “可是,没有了她,我要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忽然,权子宸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枪,不偏不倚,抵着自己的太阳穴。

    “权子晨,你疯了!”

    许凡上前一步,想要夺下权子宸手里的枪!

    本就有点容易急的许凡,此时此刻也显得有些更急躁。那张白玉般雕刻的脸上,隐隐透出不安。

    但权子宸是谁,怎么会让许凡抢到他手里的枪支。

    “权子宸,你把枪放下来!穆青青现在只是生死未卜而已,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死了,她却还活着,你这条命死得该有多不值。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许凡劝说:“来日方长,如果你还活着,她也还活着,你们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阳光透过雾气照耀进来,照在权子宸和许凡的身上。

    很久,很久,权子宸才放下手里的枪。

    垂下手,他将枪放在了阳台上。

    许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目光表情凝重。

    权子宸想,许凡说的对,穆青青只是失踪,连生死未卜都算不上。

    哪怕,他就是用一辈子去找她,也比这样窝囊地死了强。

    半个月后,穆青青仍旧是杳无音信。

    半个多月来,这男人越发深沉冷魅,不苟言笑。

    有时候,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谁也看不透他目光中的深沉和幽邃。

    许凡想,权子宸是真得爱许朝暮爱进了骨子里。

    ……...........

    王妈一见到权子宸,泪水就绷不住了,唰唰往下流。

    “少爷,青青还没有找回来,是吗?”

    “嗯。”权子宸紧盯前方,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起伏。

    从王妈的位置,正好看到权子晨那张冷峻的侧脸,如刀削一般,刚毅俊朗,却又透着和以往不一样的狠戾。

    “是这丫头自己离开的,那么大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我还跟她说,等她心情好了,和她一起出去转转。”

    权子宸不说话,坐在沙发上,薄唇紧抿。

    “我真的很喜欢那丫头,单纯可爱,她逗我开心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好玩。她就是家里开心果,有她在的日子,特别简单快乐……”

    王妈没有控制住情绪,哽咽着哭了。

    坐在客厅里的权子宸还是没有什么表情,李叔赶紧对王妈使了一个眼色。

    王妈这才不开口了,只是用纸巾默默擦拭着眼泪。

    power,VIP包间。

    权子宸已经点了今天的第五瓶酒。

    他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不停地往自己酒杯里倒酒。

    穆青青已经好久了,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会来power。

    白色的液体顺着透明的杯体缓缓流下,权子宸一到就是满满一杯。

    可恨一瓶酒太少,不一会儿,酒瓶就空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