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条缕状的云雾弥漫在山门周围,山门旁边立着的几棵青翠欲滴的绿松上沾满了雾水,仰头一望天际晴空朗朗,蔚蓝一片,偶有几只白羽仙鹤徐徐飞过,一派静美恬和景象。

    面对简红玉的态度,白衣男人不以为杵,温和笑道:“师妹,你一定累了,先跟我上山吧。”

    简红玉却依旧一动不动,坚持问道:“师兄,师父呢?”

    “听说你这次带回来一个刺客,准备好好审问?”白衣男人忽然问道。

    “对。”这次简红玉没有继续再问同样的问题,痛快地回答道:“对。”

    “看来你的反常是因为他说了一些话?”

    “没错。”简红玉直视白衣男人的双眼,毫不犹豫地直接说道:“他说,是我的师兄让他来杀我的。”

    “你相信?”

    “本来是不信的,可是后来又有些信了。”

    “为什么?”

    “他一开始只派出了两个实力很弱的杀手,我以为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的实力,低估了我的实力,可是后来我又自己想了想,或许他们就是故意为了迷惑我才这样做的。而且还有一点关键的地方,在于除了师傅、两位师兄和我自己知道以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知道我的行踪。”简红玉认真解释道。

    “为什么是我?”白衣男人看着简红玉问道:“他只说是你的师兄,难道不可能是二师弟干的?”

    “因为现在是你出现在这里啊。”简红玉很认真地说道。

    白衣男人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开口说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情的确不是我做的。”

    简红玉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那么,师兄,师父呢?”

    “师傅在闭关,他很好。”白衣男人说道:“师妹,你累了,跟我一块儿上山休息吧。”

    简红玉点点头,说道:“好。”

    ……

    ……

    宋秋和月老正聊着,蒙紫晴走过来说道:“已经报了警了,警察说马上就过来。”

    宋秋点头应道:“好。”

    蒙紫晴转过脸对月老说道:“老大爷,你还不走?小心等会儿警察来了,他们把你当封建迷信,一块儿抓走了啊。”

    月老一想,是这么一个理儿,赶忙蹲下身子一手卷起算卦摊子,一手夹着两根折叠好的小马扎,一溜烟儿跑了,看那麻溜样子,估计平时没少躲城管。

    蒙紫晴乜着眼,看向宋秋,问道:“你和这算卦的老头很熟?看你们聊的蛮热络的。”

    “什么算卦的老头,”宋秋好心劝道:“放尊重点,要叫他老神仙,要不小心你以后打一辈子光棍。”

    蒙紫晴闻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咬牙切齿地气道:“你瞎说什么呢!谁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我这不是为你着想么,这位老神仙对姻缘很有一套研究,你如果有这方面的困惑,可以向他请教。”宋秋不能明说,只能旁敲侧击地暗示道。

    蒙紫晴盯了他一眼,鄙夷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封建迷信,果然是个土包子。”

    “对了,你怎么来这边了?”

    沱江路这一带虽然算不上荒郊野岭的,但平素人烟稀少,就是那种工业城市里最普通的街道,没有一点特色。

    蒙紫晴闻言眼神飘忽不定,脑袋左摇右摆地,打着哈哈,闪烁其词说道:“我就喜欢,你管得着吗?”

    宋秋怀疑地望了她一眼,总觉得这个丫头神神叨叨的,心里有鬼,可是既然她不说,没法问出来,只好作罢。

    原来蒙紫晴是听李竹诗说的,宋秋就住在沱江路附近,在一个大网吧里当网管,她对这些信息悄然留心,偷偷过来想要打探这个死变态的日常生活,因为她总觉得在江城大剧院的时候,他抓梅仁心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快得有些不正常。结果谁知道刚刚一来,还没有开始开展“工作”,就遇到了一名劫匪,好在这姓宋的死变态、土包子,虽然人不怎么样,倒有几手真功夫,轻轻松松就把那个看起来彪悍的劫匪给收拾了。

    重新回忆了一遍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蒙紫晴的脸蓦然变得红彤彤的,像一颗迎着太阳开出花朵的向日葵。

    “啐,大色鬼!”蒙紫晴脸蛋红红地骂道。

    “哎,我不是死变态、土包子么,怎么一转眼又成大色鬼了?合着我还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啊。”宋秋郁闷道。

    “还不承认你是大色鬼?你之前明明不知道我被抢劫了,为什么一上来就摸我屁股?你敢说你不是打着猥亵女生的想法下的手?光天化日之下,乱摸女生屁股,你不是大色鬼谁是!”蒙紫晴双手叉腰气呼呼地指责道。

    宋秋被说的哑口无言,挠了挠头,解释道:“这是刚才走的那位老神仙叫我做的,你也知道,我特别的遵从那位老……”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蒙紫晴打断道:“呸!你好意思吗?让人家那么大一个老人家替你被黑锅,一个劲的推脱责任,我都替你臊的慌!你呀,不仅是大色鬼、死变态、土包子,还是个没有担待的大色鬼、死变态、土包子。”

    得,这一下还给那一串绰号加上定语了。

    宋秋欲哭无泪:我真的没有推脱责任啊,真的是他让我做的,我明明说的实话,怎么你就不信呢?

    一辆警车停到了两人面前,两名警察从警车上下来。

    “是你们报的警吗?”一名年纪大点的警察问道。

    “对,是我报的警。”

    蒙紫晴指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那个劫匪,指认道:“就是他持刀抢劫我。”

    就地做完笔录,警察把劫匪拷上镣铐带上车,蒙紫晴想起一件事情,赶紧指着宋秋说道:“对了,警察同志,他耍流氓、猥亵我,你们把他也带走。”

    年龄小一点的警察纳闷道:“你们不是对象么,怎么还猥亵了?”

    另一名警察踹了他一脚,示意他快坐进车里:“两口子闹矛盾吵嘴了呗,这你都看不出来?”

    “啊?不是,警察同志,你们什么眼神?我对象就长他这模样,那我还不早就跳江自杀了啊?”蒙紫晴急道。

    “嗳嗳,注意点用词,什么叫做就长我这模样,我怎么了,我这叫帅的不够明显,小心我告你人身攻击、侮辱歧视啊。”宋秋不乐意了。

    年轻警察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捅了捅被宋秋打个半死的劫匪,指着宋秋问道:“他是谁?”

    “如来神掌,阿星。”

    “啥?”两个警察懵了。

    年轻警察又指着旁边的蒙紫晴问道:“那她呢?”

    劫匪痴痴傻傻地呵呵一笑,也不知道是被刺激到了,还是被宋秋打傻了,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是不是傻啊,这你们都看不出来?他媳妇儿!”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