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西域佛多城,城中的屋舍多为黄砖琉璃瓦建筑,阳光照射下,远远看去整个城是一片辉煌的金黄色。

    不同于中原的信众多信道教,这里是家家拜佛,户户诵经,绝大多数人家信的是释迦教。

    佛多城里有七成是胡人,两成是敬佛的中原人搬来的,还有一成是天南地北各色人种,有只有两尺许高的矮人,有高达丈五的巨人,有金发碧眼的白人,有粗鼻子卷发的黑人。

    一个青年道士走在街道上,他的面容非常俊朗,但是披头散发眼中无神,身上也没有一丁点儿修道人的精气神,再加之他身上的道袍破破烂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乞丐。

    此人身背冰棺,怀抱幼子,肩膀上爬着一只小猴子,正是迷仙门天才陈剑南。

    他的疯病会间歇性发作,时而好,时而坏,时而严重,时而轻微。

    陈剑南在街道上缓步走,他的脑袋左转转右转转,眼珠子这看看那看看,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眼神都没有焦距。

    宽敞的街道可供四辆马车并排走,街道上各族奇服异色的行人靠着两边走,偶尔有一辆马车驰骋而过,马夫赶马的声音很快就远去了。

    街上有卖菜的、卖烧饼的、卖凉皮的,卖猫狗等宠物的,也有不少耍猴耍蛇的艺人,还有一些舞刀弄枪的江湖艺人。

    他们有的在大声吆喝,有的在卖力表演,以图多赚几个铜板过日子。

    街道两旁多是黄砖琉璃瓦的建筑,还有少数木楼,那外面装潢古色古香的是古玩古董店、简陋的是肉包馒头店,还有茶楼、酒馆、饭馆、客栈等等,每一家店门口都旌旗招展,门楼招牌擦得锃亮,不时从店里传来店小二高声吆喝招呼客人的声音。

    当然还有一些为修真者服务的草药丹药店和兵器法宝店,除了偶有修道人进出,寻常老百姓是不会进去的,也不敢进去。

    陈剑南‘饶有兴趣’的在耍猴摊呆看了一会,几只金毛猴子翻跟斗、竖蜻蜓、骑三轮、钻火圈,有趣的场面逗得众多看客哈哈大笑,有大方的在破碗里丢一两枚铜板。

    小猴子看到同类被鞭笞踢打着做各种动作,气得它爬到大主人的头上,龇牙咧嘴的吱吱叫唤,指着耍猴艺人发狠。

    耍猴艺人抬头朝陈剑南这边看了看,见是这种杂耍都不会有人围观的肉菜破猴,也就没有再朝小猴子看上一眼。

    呆看了一会耍猴,陈剑南信步朝前走,只见前方许多观众围拢了一圈,比看耍猴的人多得多。

    陈剑南走到人群的外围,探头往里头巴望,他的身高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头,因此不会被阻挡到视线。

    只见人群中间一个长相还算慈和身上肌肉横生的塌鼻子方眼年约六十来岁的老汉朝着四方抱了抱拳,观众立即就静肃了下来,老汉中气十足的大声说道:“老汉方保田,家是中州漕湖人,这位是犬子青山,今年三十一岁,这位是爱女绿水,今年二十五岁。承各位看官的情,前来贵方宝地卖艺,挣几个铜板过日子。各位看官,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老汉在这里先谢过各位了。”

    说完了开场词,方保田又朝四方看客抱了抱拳。

    老汉口中的儿子方青山是一个矮壮粗豪的汉子,脸上长着乱杂杂的胡渣,眉眼看起来像是个老实人。

    方青山见老父言毕,带刀朝四方拱了供手,随即亮了亮刀花,把刀光舞得水泄不通,博得观众一阵叫好。

    老汉口中的女儿方绿水一身的粗布打扮也还算整洁,腰间系着一根黑带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有精神,她的上围很丰满,虽然说不上美得多么耀眼,却也有七八分的姿色。

    方绿水把长刀舞得刀光乱闪,轻叱一声,朝她大哥杀了过去。

    方青山也发出一声招牌式的吼叫,双腿一纵跳了过来,和他的妹妹战在一处。

    兄妹二人在场中腾跳纵跃,一时你逼我几招,一时我攻你几刀,利器碰撞声噼里啪啦的乱响,撞击处火花乱闪,视听效果非常不错,寻常的百姓哪里懂得,很多人以为他们是高手。

    观众里不乏几个登徒子只顾着色眯眯的盯着女人的胸脯,还有几个声音对她品头论足起来,甚至有个轻微的声音说夜间要对她怎么样怎么样。

    兄妹二人对攻了好一阵子,收招时都气喘吁吁,前方放置的草帽里也多了几块铜板。

    第一个项目完了,他们很快就把一张十五丈高以横刀为阶的梯子竖了起来,马上要进入第二个项目,爬刀梯。

    这梯子原本是十丈高的哩,只因有别家卖艺杂耍团用的是十四丈高的梯子,看客的眼光也高了,为了图个新鲜刺激,他们就把梯子接续了五丈。

    为了多赚几个铜板,落后对手那可是不行的。

    爷儿俩扶住梯子,方绿水握着粉拳朝四周观众抱了抱拳,然后束紧了腰带就往上爬。

    她的两只手向两边伸开保持平衡,一步一步的往上走。

    开头她走得很轻松,越往上却是越小心了,只因爬得越高,梯子晃动得越厉害。

    组成阶梯的刀子闪着寒光,梯子的上头摇晃得厉害,方绿水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看客的心也都悬了起来。

    好不容易爬到最上面的刀子,方绿水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往下望的时候,下面全都是欢呼喝彩声。

    咔嚓一声梯子竟然拦腰而断,下方的看客全都吓得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方绿水尖叫着随着梯子从上方摔落下来,她只是个卖艺的,手脚功夫其实只是个花架子,管看不管用,轻身功夫更是粗浅得紧,从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是重伤。

    下面的爷儿俩也是吓傻了,他们有心接住落下的人,却哪里能够做到。

    此时一个人影踏空而来,抓住方绿水的手腕,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方绿水被人所救,刚开始还有点惊魂未定,抬头看时,却见那救她的人一脸凶相。

    那人一身胡人打扮,脸上有不少横七竖八深浅不一的刀疤,更是纹着恶魔图像的刺青,他的五官长得一塌糊涂,面目丑恶不堪,眼目中满是凶光。

    那人还抓着她的手腕不撒手哩。

    方绿水初时被他的尊容吓了一跳,继而还是盈盈一拜,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那人看起来是个恶人,第一句话说得却像是个好人,

    “你也不用谢我,咱家可是好人哩。”

    说完第一句话,只见他桀桀一笑,第二句话就露出他的本相了。

    “老子救了你一命,晚上跟老子睡你也不亏。”

    恶人的话音刚落,空中剑光一闪,‘噗’的一声,恶人的胸口处出现一个狰狞的血洞,鲜血贱了方绿水一身。

    恶人已经没有力气作恶,他张大了嘴巴,手指着方绿水,颤巍巍的倒在血泊中,像一只被电击的蛤蟆一样抽搐着,很快就没了气息。

    猝然突变,方绿水吓得花容失色,人群中一阵骚乱,所有人都在逃离是非之地。

    还是方保田老江湖,他抱了抱拳,向不知在何处发出剑光的人说道:“恩公救下小女,我们一家子一辈子都会感觉恩公的大恩大德。”

    出剑的人自然是陈剑南,此时他已经不见了踪影。

    出了人命案,方保田当然不敢就留,与他的儿女三人赶紧回到住所收拾细软逃走不提。

    离开了是非之地,陈剑南的心里波澜不惊,照旧在街道上走着。

    修真报的发行量很大,这条街有一半的人认识陈剑南的这张脸,但是他披头散发满脸灰尘道袍破旧,因此没有人哪怕会认真的看上他一眼。

    方才看耍杂技他也是站在外围,看客都被精彩节目吸引着呢,哪里会注意到旁边的一个既邋遢又怪异的道人,只是他旁边的几个看客被冰棺的寒气赶远了去。

    再往前走,陈剑南听到铿锵有力的击鼓声,清扬美妙的羌笛声,还有歌姬悠扬婉转的歌唱声,旋律有很多漂亮的转音和弯音,音乐充满了异族情调。

    陈剑南抬起了头,原来美妙的音乐是从前面那座红木结构的茶楼二楼传出来的,

    不知是被音乐吸引还是因为口渴了,陈剑南施施然走进了茶楼。

    茶楼小二见一个头发乱糟糟道袍破烂的道人走了进来,急忙朝他跑了过去。

    小二拦住了去路,上下打量了陈剑南一番,然后从腰间摸出一块碎银,在手上抛起来,又接住,抛起来,又接住。

    “这个东西,你有吗?”小二得意洋洋的看着陈剑南,话里意思明摆的是让他滚蛋哩。

    陈剑南的手一伸,接过他高高抛起的碎银。

    小二吓了一跳,以为穷光蛋要抢他的银子,呱呱叫着扑了上来,想要抢回自己的银子。

    不料抢银子的邋遢道人身上有一股气劲,小二又矮又瘦,寻常壮汉一拳就能将他打倒,哪里近得了陈剑南的身。

    陈剑南看着小二嗷嗷乱嚷的狼狈样子,三只手指捏巴捏巴的,转眼间就把碎银搓成了细碎的银色粉末,从他的手指头上散落下来。

    小二的嘴巴张成了‘O’型,那表情好像是见了鬼似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