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文斯轻笑了一声说道:“托马威亚,我希望在我解决了这个两个玩意之后,你能给我准备好晚餐,”说着,瞥了一眼远处的史蒂芬三人一熊。

    托马威亚轻轻点头,下面描消失在原地。

    埃文斯转头看向耶尔,轻轻一甩手,手背上‘噌’的一声,窜出一条锋利的骨刺,向着耶尔冲去。

    “吼……”

    恐惧哀嚎!!

    埃文斯冲出去的瞬间,便发动了他最为喜欢的一招。

    “啊!”

    “啊!”

    史蒂芬和哈里森几乎同时抱着头摔倒在地上,而在哈里森背上的克罗尔更直接,直接晕了过去。

    史蒂芬感觉到一阵灵魂上的悸动,仿佛灵魂想要从身体里面逃离出去,而且全身的血液开始不停的翻腾起来,全部向着大脑的方向冲去。

    就在史蒂芬感觉大脑几乎要炸裂开来的时候,从他手上的魔戒中冲出一阵淡绿色的薄雾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防护罩,将他笼罩在其中,隔离了那恐怖的哀嚎声才感觉好了许多。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史蒂芬就好像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史蒂芬两忙转身向着身旁看去,轻轻松了一口气,奥尔将哈里森和克罗尔也笼罩在了这层但绿色的防护罩里面,两胖墩都没有忘记。

    而哈里森在被笼罩住之后呼出一口气,也晕了过去。胖墩这跑到哈里森的身旁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打了一个哈欠,睡了!

    就这么睡了!史蒂芬一脸无语的看着身前的这两人一熊。

    噗通的一声,承受不住的托马威亚捂着双耳从虚空中掉落了出来,正好掉落在史蒂芬身前不远处。

    只见他捂住双耳,不停的颤抖着全身缩成了一个团,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身上的的黑烟在不停的消散,身体也萎缩了起来,

    想来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听从埃文斯的原因了,这一招的确是防无可防,今天如果不是有奥尔的存在,史蒂芬这百八十斤的肉,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在埃文斯的越发激烈的恐惧哀嚎之中,托马威亚身上的冒出更多的黑烟,将其笼罩在其中。完全看不到托马威亚的身形了,只留下一处像是还没有燃尽的火堆,在不停的冒着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另一边,耶尔像是早有防备一般,真个身体突然一阵,一个巨大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上,正是融进他身体里面的耶鲁。

    只是此时的耶鲁看上去依然还是之前的光头小童的模样,只是闭着双眼,绵柔呆滞的笼罩在耶尔的身上。

    耶尔伸出手轻轻一招,‘噌’的一声,一道黑影飞到了他的手上,是一柄细长的软剑,四栋之前他飞出来的那个洞中飞出来的。

    一剑西来。

    耶尔也不啰嗦直接向着冲来的埃文斯飞身扑去,直刺的细剑直指埃文斯的胸膛。

    埃文斯一个转身,手上骨刺自下而上击出。

    ‘噹!’

    骨刺与细剑的碰撞,竟然发出金属的撞击声。

    耶尔脚下不动,上半身柔弱无骨的转了一个圈,身体突然向前倾倒,与地面形成了不足三十度的一个夹角,手中细剑上挑,直刺埃文斯的下三路。

    埃文斯见恐惧哀嚎完全无用,便停了下来。此时见耶尔竟然以这样的一个角度袭来,立刻脚下猛地一跺,高高的挑起,从耶尔的身上扑过去,手中的骨刺去死顺势向下刺向耶尔的胸膛。

    耶尔两忙扑在地上,向着一侧翻滚躲开了。

    埃文斯站住之后,看向耶尔手中的细剑说道:“这就是当年的那块紫晶玄铁吧,没想到竟然在你们兄弟这里。”

    “你对我们兄弟做的一切,今天就要你付出代价。”

    耶尔再次飞扑而上,而这次埃文斯却没有躲避,而是直接挺着胸膛接下了这一剑。

    “噹!”

    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响起。

    埃文斯微笑的看向耶尔说道:“游戏结束了。”

    说着,手中握住了抵在他胸膛上的细剑,说:“你晚了一步,我已经完全融合完成了。你伤不了我的,这可是这可是我密法炼制的一千多具骷髅兵的精华汇聚成的,坚硬无比。”

    “我就不信了。”耶尔说着,松开了手中的细剑,伸手一掌直接拍向埃文斯的胸膛。

    下一秒,耶尔直接飞身倒飞了出去,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身体一震颤抖,变回了最初背靠背连体人的模样。

    “哥哥,你没……呕……”耶鲁话还没有说完,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埃文斯看着耶尔耶鲁皱眉说道:“奇怪,你们这事什么情况,怎么会有鲜血?”

    耶尔擦掉嘴边的鲜血,轻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们真傻吗?这么多年我们早就熟悉了你的所有底牌,这就是我们为你准备的礼物。”

    耶鲁哈哈大笑着说道:“你现在来管我们,还不如管管你自己。”3

    这时,埃文斯突然身体出现一阵延迟,低头向着胸口上看去,只见华丽的礼服破碎了一个洞,在自己的胸膛上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手印,而那黑色正在向着四周扩散,露出淡淡的红色。

    “雕虫小技。”埃文斯说着,伸手在胸膛上揉了起来。随着他轻轻的揉动,那坚硬的胸膛竟然变得柔软起来,就像是和的面一样。

    埃文斯看看差不多了,直接将那一片黑色的手印撕扯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就在这时,埃文斯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妙,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出现在他头颅中那跳动的灵魂之火中。

    在他还没有来的急做出反应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过,耶尔耶鲁出现在他的眼前,很紧密的和他站在一起。

    ‘砰’的一声。

    耶尔耶鲁倒退这飞了出去,一左一右,向着两侧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两道不是很完美的弧线,掉落在地上,喷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他们被埃文斯活生生的撕裂开来,击飞了出去,然而那声炸裂的声响却是与他们无关。

    只见埃文斯狼狈的站在原地,整个上身除了手臂和头其他的地方有变回了原本骷髅的模样。

    原来刚才趁着埃文斯将胸口处软化下来,耶尔耶鲁兄弟两人直接一最快的速度飞扑而上,一人一只手臂插进了埃文斯的胸口之内。

    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人的手中还握着一颗跳动的心脏。

    此时那颗心脏随着刚才埃文斯果断舍弃的上半身,被炸飞到远处。还在不停的跳动着,向外不断的喷着腥臭漆黑的血液。

    “巫妖之心!”埃文斯惊呼道。他现在明白叶尔耶鲁两人明明是恶灵为什么会吐血了,原来他们利用以往那些人类的肉体将他们自己祭炼成了巫妖。

    埃文斯捡起刚才掉到地上的细剑,向着那颗不断跳动的心脏走去,因为他刚才感觉到的危机感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发强烈了。

    “不要!”耶尔看到远处一动不动的耶鲁,心急的喊道。

    埃文斯理都不理,现在他的眼中只有那颗危险的巫妖之心。

    耶尔双手抓着地面,托着无法移动的身体,向着那颗巫妖之心爬去。

    “不应该啊。”跑动中的埃文斯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接着他突然身体一颤,像是骨头散架一般,跌坐在地上,正好看到远处史蒂芬手中正拿着一颗晶莹的水晶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