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通在率军来到商县城外,果然看见城头上已然变换了旗帜,崔钧命人打开城门,对着李通拱手道:“不负将军所托,钧已攻下商县,招纳降兵两千余人,获得粮食五万余石,器械、车仗金铁若干,钧全都封存到了府库,这是账目,请将军过目。”

    李通点了点头,略略翻看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些物资通也不敢自专,等到主公来了,一切听凭主公发落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安顿民心,只可惜我们职责所在,不能即刻乘胜进攻上洛,否则的话,说不准能够乘机强夺了上洛。”

    却见崔钧笑道:“其实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将军且想一想,如果我们现在就到了霸陵,那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只能是我们大军单独承受十余万西凉骑兵的进攻,这样一来即便我们能够战胜,也定然会元气大伤,这样反而让马腾和曹操得到了好处,所以,我们需要慢慢推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逐步的消灭敌军力量,等到曹操拿下了弘农、马腾大军出动之后,我们再会合盟军,共同进攻长安。”

    李通想了想,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还是先生高明,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安心部署商县的防御,相信不久之后,李傕就会派人来反攻商县,到时候我们再在这里打退他们的进攻,也算是一场大功。”

    “不错,相信到时候主公的主力大军也到了,我们内外夹攻,破了李傕的攻势,定能让主公名震天下。”

    崔钧也是点头笑道。

    而在数日之后,得到消息的刘和也是眉开眼笑,赞叹道:“李通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竟然如此轻松的攻下了商县,而且还收拢了数千人马,这个首功一定要记下了,传令下去,嘉奖李通麾下将士万匹布帛,另赏赐李通千金,待得此战之后,我再禀明天子,为李通提升军职。”

    这时候却见徐庶说道:“主公先别忙着高兴,一定要嘱托李将军,切勿乘胜进攻上洛,就算是攻破了上洛,也要立刻撤回商县,毕竟我们的先锋营人数不多,离得贼兵越近就越危险,最好是在商县修建防御,等待贼兵进攻,这样的话他可以依靠地利进行抵抗,而我们也可以乘机与李将军里应外合,共破贼兵。”

    刘晔闻言也是点头说道:“元直所言甚是,还请主公立刻传下命令。”

    刘和闻言,笑着说道:“此事我会立刻传令下去,不过诸公也不必担心,相信崔州平一定会及时提醒,而李文达也不是笨人,绝对会选择坚守上洛,而不是抢攻上洛。”

    对于刘和的话,荀攸等人尽皆点了点头,同时内心钦佩不已。虽然刘和的智力并不算高,可是这种对人如此信任的胸襟和气度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能够知人善任,还能够用者不疑,这可是比单纯的智力高还更加高明。

    紧接下来刘和并没有着急,率领军队缓缓前进,他要尽量的放慢速度,一定在李傕反扑的大军到后赶到商县,最好是在凉州军来到商县的时候,他们离得还不近,这样才能有更大的胜算。

    而刘和麾下的这些谋士们所预料的也的确没有错,当听说刘和的先锋军竟然如同风卷残云一般轻松的攻下了商县,李傕和郭汜等人闻讯大惊,立刻下令向上洛增派援军,同时下令麾下大将、安西将军杨定统率麾下两万骑兵,又派部将杨奉为副,统率一万白波军追随杨定一起进攻商县。

    “这一次你们麾下共有三万人,而贼将李通不过一位无名下将,麾下将士也只有数千人,如果你们这样都夺不回商县,实在是丢我凉州军的脸啊。”李傕看了看杨定和杨奉,虽然满脸的笑容,可是谁都听得出来话中的激将之意。

    只见杨定淡然说道:“稚然你放心就是,这一次我杨定都出动了,如果还攻不下一座小小的商县,那我在咱们凉州军中还有什么脸面混下去?”

    杨定在凉州军中也算是一方大佬,虽然影响力没有李傕、郭汜和张济那么大,可是地位也不容小觑,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被李傕任命为安西将军。

    之后杨定统率三万大军,立刻奔向商县,仅用了一天一夜的工夫,就来到了商县城外十五里处。

    杨定下令大军安营扎寨,略微休息了一番之后就率领自己的两万骑兵直接前往商县,而下令杨奉率领他的一万白波军守卫营寨。

    在杨定看来,那杨奉虽然也是李傕的部将,可是毕竟出身于白波贼,根本没什么战力,来了也只是充数和抢功的,自己凭借着两万骑兵就足以拿下商县,立下大功,没有必要把功劳分给对方。

    杨奉虽然心中愤怒,可是现在也只能忍气吞声,乖乖接受了命令。

    杨定则是意气风发的率军前进,可是没想到这一路却是吃足了苦头,因为从军营到商县城下不过区区十五里路,可是敌军竟然在沿路洒下了蒺藜、铁蒺藜等物,又设置了数百个陷马坑,杨定因为急于建功,根本就没有派出探子探查路况,结果这一路上竟然损失了数百名军士。

    每当看到军士们掉进陷马坑,被里面的鹿角、拒马枪等物扎的鲜血横流、血肉模糊而惨叫不止的时候,他的心中就是一阵抽搐。

    这十五里路虽然短,却耗费了杨定大军不少的时间,一直在半个时辰后才来到商县城下。

    杨定心中忍着怒气,对着城头上大声喊道:“我乃安西将军杨定,让你们城中的主将到城头答话。”

    片刻之后,只见一将顶盔贯甲来到城头上,大声喝道:“你是何人?无故犯我城池是何道理?或者说是来投降我家主公的?”

    随后听得城头上一片嘲笑之声。

    杨定闻言更怒,大声喝道:“兀那汉子,不要逞口舌之利,这对你们没有好处,你现在也看到了,我如今提五万大军前来攻城,料想你们这小小城池也难以抵挡,所以,现在乘着我心情正好,速速下马投降吧,这样一来还可以保住一条性命,否则的话,一旦惹怒了我,等到攻陷城池之后,不仅将你们这些将士杀得一个不留,就连满城百姓也都免不了遭受屠城之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