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方雨落笑嘻嘻的将苏九领到一个小竹林内,左手指着眼前的两座精致的小竹屋是拍着他肩膀说道。

    “哦?这么好,Marin也有屋子?”

    苏九看着两栋精致的小竹屋满意的拍着马润的脑袋问道。

    场景顿时很具有喜感,方雨落拍苏九,苏九拍马润,跟俄罗斯套娃似得。

    “汪!”

    马润欣喜的汪叫了一声,毛茸茸的大尾巴装了小马达似得疯狂摇摆。

    “你想的真美,那是我的屋子!”

    方雨落气急败坏的说道。

    “呜......”

    马润失望的呜咽两声。

    那凄婉哀怨听得方雨落感觉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之中。

    苏九顿时有些想念苏老头,虽然苏老头老不休了一点,至少不会冷场。

    “啊咧?哈....哈哈,没事,我喜欢跟Marin一起睡。”

    见气氛有些尴尬,苏九尬笑着打了个圆场,马润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狗,它的乐观无人能及,纠结一下就被院子中的鹿威的添水时清脆敲打声吸引了,扭着柴屁股跑到鹿威边上折腾了,马上把事情抛到大脑袋之后了。

    “那就......邻居你好,邻居再见?”

    赶着去洗澡的苏九毫不留情的打算闪人。

    “额.......去吧。”

    方雨落其实目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就不擅长交际的他遇到暴躁时期的苏九真的是相顾无言。

    方雨落并不是擅长交际的那一类人,但是他有不得不将苏九留下的原因。

    心高气傲的方雨落从小就是天之骄女,在众人的鲜花以及夸赞中长大,可是在今天,笼罩她的所有光环就在先前,被苏九仅仅两灯笼就敲碎了。

    虽然苏九并没有以很羞辱的方式打败方雨落,但对于她来说,这种毫无悬念的战斗,就是最大的羞辱,更何况苏九的年龄看起来几乎小了一轮。

    方雨落知道这种实力的差距如同鸿沟,但她并不想就这样认输,于是她脑袋一转决定看看这个小妖孽究竟是怎么修炼的,简而言之就是偷师。

    当然,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她打算在重新打败苏九前如影随形的跟着苏九,以保证自己被秒杀的事实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原本并不是住在这间的苏九,被带有私心的方雨落留在了这间屋子。

    毫不知情的苏九招呼了一下马润就进了自己的屋子。

    屋子内里并没有糟蹋雅致的外表,一进门,一股来自竹子的雅致清香如同微风般沁入苏九的鼻子,令人心情愉悦,家具全是有竹子做成,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法,竹子全保持着翠绿的色泽,苏九和马润不约而同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伸完懒腰后,顿时感觉疲惫上涌,边走边将一件件衣物甩在竹椅之上,将头上的水蓝色发带摘下妥善放好之后,领着马润寻找浴室。

    “哇!”

    当看到浴室的时候,苏九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

    推开竹编的门,热气迎面而来,入眼的是一潭清澈且冒着热气的纯净温泉,温泉边缘被圆润的鹅软石包裹,竹子编成的围栏,没有屋顶,可以见到被落日染成的橘红色天空。

    “哟吼!”

    苏九一个空翻入水,马润摇着尾巴跟了进来,紧随其后庞大的身躯如同一颗炮弹坠落,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溅起一道巨大的浪花。

    一人一狗一阵闹腾,本来就疲惫的一人一狗玩了一会就累的跟两条死狗一样浮在水面上了,毕竟是温泉,水没有温度下降一说,其实就算是冷水以苏九和马润的肉体强度也是挠痒痒。

    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苏九仰面浮在水面上,感受着来之不易的安逸。

    “吱~”

    浮在水面上的马润动了动耳朵,一声轻微的竹门移动的声音,令苏九从神游中惊醒,正是从隔壁新邻居方雨落那传来的。

    “哗~”

    没等苏九出声,身体入水的声音随之而来。

    “嗯......”

    一声享受的如同天籁般的轻吟随之而来。

    苏九顿时有些尴尬,虽然两世为人脸皮很厚,但看这温泉的构造,好像是联通的,仅仅只是用竹子隔开而已,看着竹子间隙中微微透露的光亮,苏九可以肯定,那些个竹子的缝隙肯定可以清晰的看清隔壁的一举一动。

    但苏九虽然是个正常男人,但对于偷窥这种事还是起不了多大兴趣的,更何况他现在这身体连毛都没长齐,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为了避嫌不产生误会,苏九悄悄的潜入水底,朝着入口的方向游去,

    好不容易游到岸边,苏九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出水的时候是肯定会有声音的,怎么解决是个问题。

    就在苏九头疼的时候马润见苏九要走,啪嗒啪嗒地拍打水花用狗爬式朝着苏九游了过来。

    苏九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还不如刚才就直接出声呢!

    果不其然,隔壁一阵鸡飞狗跳,随即传来一声娇叱:

    “谁!”

    完了,要被当成变态了!

    此刻苏九似乎突破了极限,感觉脑袋从未运转的如此之快,在一刹那间耶稣安拉佛祖瞬间附体,直接通过心灵交流让马润叫了一声:

    “汪!”

    顿时苏九可以明显感受到方雨落放松下来的气势,紧接着传来甜腻的问候声:

    “狗狗啊,晚上好,你好像是叫Marin吧?”

    “汪!”

    苏九趁着马润回应的时候迅速站起身,也顾不得方雨落和马润的交流了,飞也似的逃离了作案现场。

    “呼,这比和宙斯特使大战还惊心动魄。”

    苏九冲回主卧,拍了拍胸口,感受着心脏的疯狂跳动,不由感慨道。

    然而祸不单行,苏九赤条条的出来之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的衣服好像跟随着行李和龙角马浪迹天涯去了。

    苏九的脑海里顿时响起还珠格格的BGM。

    这好像是又要裸奔的节奏?

    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