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北川没有理会,在不远处的两名保镖转身朝着剑三竖了竖拳头,口中冷冷的说道:“滚开!”

    剑三没有理会,加快了一些速度。

    “爸,他朝着他们冲过来了?”风火看着凶悍的剑三周皱了皱眉头。

    “没事,他们不敢怎么样,不用理会。”风北川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碰!”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便感觉到一个沉重的身体朝着他撞了过来,风北川身体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爸!”风火一惊,连忙的扶着,转头看向后面。

    “碰!”又是一声沉重的声音,风火惊骇的看到在他父亲身旁的两个壮硕保镖重重的倒在地上。

    “混蛋,你是不是想死?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风北川站起来,愤怒的指着剑三吼道。

    “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得罪了老板,就要付出代价!”剑三面不改色的直接走了过去,在他惊讶的目光下一拳狠狠的落在风火的身上。

    “啊!爸爸,救我!”

    “碰碰碰!”紧随着一阵暴揍的声音的传来。

    风北川惊愕,眼睛有些发红,愤怒的朝着剑三推去:“你他吗的是不是找死?竟然敢打我的儿子?”

    然而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剑三一拳落在他的脸上,并且拳脚相加的朝着他的身体上问候着。

    风北川瞬间发蒙了,曾几何时他受到过这种攻击?但是鼻子中的鲜血很快令他恐惧了下来。

    “不要,赶紧住手,你们这是犯法的,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碰!”剑三一脚踢在他的身上,随即转身离去。

    “爸爸,他们真的敢打我们?”风火脸上一块青一块红的,惊恐的说道。

    “他们竟然真的敢!”风北川趴在地上,犹如一个愤怒的狮子,暴怒的拿出手机,随即拨打了一个电话:“李市长我被人打了,被一些恶徒攻击了。”

    “估计警察很快就会过来了,我先打个电话。”法代月看着剑三将他们揍了一顿,若无其事的走回来,笑着摇了摇头。

    “谢谢你了法大哥。”楚仙感谢的说道。

    “不用,小事情。”法代月摇了摇头:“等会警察来带你们的时候直接跟他们走就行,到警察局会有人来接他们。”

    “嗯,好!”楚仙点了点头。

    “也就是兜一圈风,很快的,今天的大餐你可逃不了。”法代月朝着他挥挥手,示意不用在意。

    楚仙点了点头,一旁的小颖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

    “没事的。”楚仙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一旁的洪成海笑了笑:“小颖弟妹不要担心,这些都是小事情。”

    小事情,对于法代月他们来说,殴打了一个富商还真是小事情,想要保一个人也是小事情。

    警察来的很快,不过在这之前救护车来的更快,几名医护人员慌忙的将风火父子扶进车内,至始至终,不远处的那八个青年都趴在地上没有人理会。

    “上车,哼,意图谋杀富商,小子,等着在牢里蹲着吧!”

    这一次来的警察依旧是上次的那名中年,看到楚仙众人,脸上露出笑容,拿出手铐就要朝着他拷去。

    “啪!”楚仙抓着他的手臂,冷冷的说道:“注意一下,我没有动手,如果你不会执法的话,就不要当警察!”

    “嗯?”中年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脸色非常的难看,看了看一旁盯着他的洪成海众人,连忙的挣脱。

    “跟我们去警局接受调查!”

    “当然没有问题。”楚仙点了点头,随即坐上警察,朝着小颖他们挥了挥手。

    法代月他们几人朝着楚仙笑了笑,像是下班的告别。

    剑三剑四被拷上了手铐。

    又是警察又是救护车的,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令楚仙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们这件事反而又给了海缸店带了一些人气。

    “挺狠的呀,直接动手想要杀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到了牢里你们就准备一辈子待在里面吧。”中年握了握现在还有些吃痛的手臂,沉着脸说道。

    “杀人?你这帽子给带的还真是大!”楚仙冷冷的笑了笑,直接闭上眼睛。

    “哼,到了警局你就会知道这是帽子,还是事实。”中年脸色冷冷的撇了撇他们。

    警车很快来到了警局的门口,中年打开车门,随即拽了拽楚仙他们喝到:“进去!”

    “啪啪啪!”

    然而就在这时,四名穿着军装的军人立刻走了过来,直接亮出证件:“几位警察同志,人我们需要带走,请配合!”

    中年警察微微一愣,随即看到军人手中的证件,连上来露出难堪之色:“可是他是我们抓捕的犯人。”

    “把手铐解开我们需要带走!”几名军人没有回答他的话,直接说道。

    中年脸色难堪的点了点头,随即将剑三剑四的手铐打开。

    “三位请!”一名军人朝着楚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楚仙朝着中年警察笑了笑,随即跟着后面离开。

    看到他的笑容,中年心中有些发寒:“妈的,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打了风北川一顿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还有军部的插手,背景绝对恐怖,不知道他会不会记仇。”

    想到这里,中年的手心出了一丝冷汗,连忙的走进警察局内,向领导汇报。

    正如法代月所说,他们只是转了一圈便回了过来。

    楚仙朝着几名军人说了一声谢谢之后笑着朝着小颖他们走过去。

    “回来了,我们去吃吃饭吧”小颖立刻走到他的跟前,开心的说道。

    “嗯。”楚仙朝着她笑了笑,随即对张筱花说了一声,和法代月他们一起朝着饭店走去。

    而此时此刻,在京海最好的是医院内,风火看了看镜中有些变形的脸颊,脸上有些狰狞。

    “爸,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我要他下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

    “放心吧!”风北川阴沉着脸:“他永远不会再从监狱里出来,而且我要他生不如死。”

    方北川真的怒了,他一定要动用所有的关系让那小子余下的一生都呆在监狱里,让他在后悔中死去。

    “嘶。”风火重重的点了点头,扯动了脸上的伤,眼睛泛着泪水:“这个该死的家伙,爸你要找人….”

    “李市长的电话,不要说话。”风火的话还没有说完,风北川看着手机连忙的提醒,接通了手机。

    “什么?”然而很快,风北川激动的站了起来。

    “李市长,你说什么?”

    风北川再次激动的问了一遍,紧随着紧紧地握住手机,脸色阴晴不定。

    “爸,怎么回事?”风火看到父亲的脸色不对,连忙的问道。

    “那小子竟然被军队带走了,而且很快的放了!”

    风北川脸色阴沉着说道。

    风火一愣,呆了呆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