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费什么周折,周舟就把姮娥领了出来,姮娥自然带上了面纱。

    一个男人带着三名绝色女子、一个古灵精怪的俊俏‘男子’,还有十多名护卫,飞去了邱泽之国最大的仙岛。

    不说别的,就说带着姮娥和碧霄一起出游,这种事天上地下有几个能做到?

    圣人之下,估计就周大侠独一份了。

    一个是洪荒有名的凶神,和圣人动过手,从来就不服天庭之令;

    一个是洪荒出名的美人,久居广寒宫中,从未对男子假以辞色,玉帝也不行……

    有这两位相陪,周舟却还是和米凯尔寸步不离,并未飘飘然。

    周大侠化身公子哥,青衫青巾拿一把纸扇,活像是哪处神国的豪门公子出行。

    “这仙岛成群,比起天庭云岛,却也是别有一番景致。”

    “公子说的是,”敖盖在旁随声附和,毕竟这种活也就他这个老主簿做来合适,他在周舟名下是做臣子的。

    米凯尔跟在周舟身边,碧霄和姮娥各在左右;姮娥抱着玉兔,并未多看周围的景,只是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周舟罢了。

    这还是第一次,周舟带着虽然蒙面也难掩丽质的女子进城,没有引起旁人的围观。

    因为这大街之上,随处可见都是美丽的女子身影,就算是锦衣打扮的男子,也多是英俊的相貌,带着一股阴柔之气。

    看金枝,倩影徐徐,霓裳舞舞,青丝迟迟。

    瞧玉叶,朱钗晃晃,腮红艳艳,眸光转转。

    莫说是那不解风情之人到了此地,就算是遁入空门的大和尚,怕是多看几眼就要落地还俗。

    这仙岛之上分做了内城和外城,周舟他们直接是从空中落到了内城,外城虽然规模庞大,但都是凡人居住之地。

    而内城中,就看到了满街美女俊男的影像……

    周大侠很自然的融入其中,毕竟他也算是帅哥嘛。

    到了一地,先去找酒楼吃点当地的美食,这是周大侠的惯例。这次也不差,他一路欣赏各类美色,当真是人比景美、处处能闻脂粉的香味。

    很快,周舟就发现了这丘泽国的几样奇特之处。

    这其一,岛上女子比男子多了许多;其二,脂粉铺比茶楼饭馆加起来都多;其三,酒楼中迎来送往的都是靓丽的女子,这若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全日制营业的青楼。

    有名年轻点的护卫向前,并未太过蛮横,只是稍微释放了些气息让酒楼众人不敢造次。

    进酒楼之前,芷燕突然说:“大哥,我先去城中逛逛,给你们探探路,不然接下来去哪游玩都不知道。”

    “去吧,”周舟嘱咐了句,“对了,要是可以,就找个熟悉本地的向导过来。”

    “嗯呐!”芷燕随口应了句,但想起自己现在‘小公子’的打扮,又故意咳了声。

    粗着嗓子答了句:“哥哥您就瞧好吧。”

    说着她就小跑着离开,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热闹事,几个起落就没了影子。

    倒也不用担心,芷燕虽然爱玩,可也不是胡闹的性子。而且周舟看了眼一名护卫,那名天仙护卫也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芷燕可是他们天启国的郡主,国主之妹的身份用个天仙做侍卫也是绰绰有余了。

    待进了酒楼,就有早早注意到了这一行人的老板娘亲热的迎接了出来。

    这老板娘看起来半老徐娘,还是颇有味道;一身红色的衣裙十分喜庆,面容有些富态,修为不过仙人。

    “几位客人里面请,里面请。”

    一护卫:“我家公子要最上面的雅间!”

    “哎哟,可是真不巧,真真的不巧,”长得像是老鸨的酒楼老板娘不断喊着,“咱家小店的顶层雅间,被本城城主刚刚定下啦,客人您看,那之下的楼层风景也是美得很。”

    美得很……周大侠差点就听出了乡音。

    一名护卫呵斥:“大胆!竟让我家公子在旁人之下!”

    “哎,”周舟用折扇打了下说话之人的胸口,后者立刻单膝跪了下去,脸色有些惶恐。

    估计这是第一次护卫周舟出来吧。

    “无事,别紧张,”周舟温和的说了声,“那就劳烦老板娘安排,高低无所谓,能看风景,菜肴美味就好。”

    这位老板娘额头沁出了几滴冷汗,算是看明白了来人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刚才跪下去的这名护卫,气息实打实的是天仙修为,那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您这边请,您这边请。”

    上了酒楼,周舟和米凯尔、碧霄、姮娥入了雅间,周舟坐在主位,米凯尔在侧旁相陪。

    几名护卫在雅间周围面朝着周围,有些警惕的看着。

    “前辈也坐吧,”周舟招呼着敖盖,敖盖倒也没推让,有些拘谨的坐在了末位。

    碧霄取下面纱,稍微呼了口气,然后有些促狭的看着周舟:“弟,这一路可看到了诸多美景?”

    “这些女子比姐姐都是差了不少啊。”周大侠摇头感慨了一番。

    “瞧你这嘴甜的,”碧霄随手拿了个蜜饯塞进了周舟口中,周大侠还很谨慎的拿出来看了眼。

    没事,灵觉没有提醒。

    他就怕别被人给整蛊了,弄点什么污泉之水做出来的美味,吃了之后‘性情大变’……想想就是不寒而栗。

    米凯尔问:“主人,可不可以用这种泉水来泡茶?”

    “不可以!”周舟断然拒绝,声音都带着一股斐然的正气。

    “哦,”天使妹子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周舟只能狠着心肠,此例绝对不能轻犯!

    敖盖笑着解释道:“公子不用担心,这种泉水虽然可以随处换到,但也不是那么轻便之物,这酒楼之中不是最名贵的茶水是不可用的。”

    “那咱们就喝点粗茶,喝点粗茶,”周舟看着窗外,小声嘀咕着:“进了这城之后,我就感觉闻到的都是女子的脂粉香味……对了仙子,”他看了眼坐在侧旁的姮娥。

    正在逗玉兔的姮娥眨了下明眸,尚未把面纱取下,却能看的人一阵失神。

    “怎了?”

    “仙子平日里用什么胭脂水粉吗?”周舟如此问着。

    他是看姮娥有些不太开心,想找点话题和她聊一聊,纾解下她心中的忧愁罢了。

    姮娥怎么会用胭脂水粉?天生丽质已经足够了,就算是天庭最珍贵的粉末,都恐污了她冰清玉洁的面容。

    “有时候也是会用的,”姮娥轻笑道,“若是那玉帝王母之流相召献舞,碍于天庭颜面我也不好推辞,就会画些妆容过去。”

    敖盖感慨道:“天庭的神仙当真是没有福分,只能得见仙子的妆容,不可见仙子这毫无破绽的清颜。”

    周大侠给了敖盖一个略带感激的眼神;姮娥乃是为了助他而来,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自然就是他照顾不周。

    “姐姐,你可知,这里的污泉支脉叫什么?”周大侠问。

    碧霄双手一摊:“我又没来过这里,怎么会知道这里叫什么。”

    “我倒是有所耳闻,”姮娥看着周舟,一双秋眸含情脉脉,她道:“我坐在广寒宫中,常听外面有人说送上何等礼物。偶尔听闻过,此地产出的泉水名为‘玉女泉’,乃是九污泉的支脉。”

    玉女泉?这名字还真是贴切。

    周舟又问:“既然支脉是玉女泉,那总脉又是什么?”

    姮娥低头道:“请恕姮娥见识浅薄,并未听闻过。”

    周舟又看向了敖盖,结果这位见多识广的龙宫主簿也摇摇头,表示也不太明白。

    “陛下、咳,公子,怕是污泉真身并未现出过,故而谁也不知晓吧。”敖盖如此说。

    周舟纳闷道:“为何?这污泉的支脉都找到了,顺着支脉找不到总脉?”

    “怕是难寻到,”敖盖如此说着,“公子可知四海海眼?四海海眼合一也是九大污泉之一,但四海海眼除了四位龙王陛下之外,圣人都无法探寻。”

    “哦?”周大侠有些奇怪

    “污泉非同小可,”碧霄正色道,“污泉干系到天地之稳,如今可知的几处污泉,天上有天河之源、人间有四海海眼,地府有幽冥、血海二泉,尽皆是十分玄奥。”

    周大侠认真听着。

    “幽冥泉水流淌出来,就是三途河,”碧霄简单解释了句。

    “那照这么说,”周舟嘀咕着,“极东之地也有一泉水?”

    “周君,应该不会有吧,只是一条支脉在此而已,”姮娥也加入了讨论。

    周舟充分发挥不耻下问的品性,不懂嘛,这有什么丢人的,刚好能让姮娥多说说话。

    他问姮娥可否给他讲讲九泉之事,姮娥自然欣然答应。而不断讲述中,姮娥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其实九大污泉周舟之前就听闻过,之所以称之为污泉,这是自古而来的称谓,并非是指泉水浑浊不堪。

    开天辟地之后,清浊二气划分天地,清则为气,浊而为物;污泉故而又名为浊泉,乃水之根源。

    如今洪荒为天地人三界,九泉各分布其三,除天河源头、四海海眼、幽冥、血海四泉之外,其他五泉水并未现世。

    “天道若要隐藏一物,自然是天地难寻的。”

    姮娥话音一落,门外传来了话语声,和上次一样,还是几名护卫把美酒佳肴端了进来,姮娥则低眉顺眼,并不言说什么。

    周舟回忆着自己之前听过的九泉之事,和姮娥所说互有偏颇,不过姮娥修为高深,所知自然更多一些。

    “我当初在归青的道藏洞中看过这些见闻,却是远远没有仙子说的详细,”周舟举起酒杯,“我敬仙子一杯,这次仙子能前来助我,情分我自然记下了。”

    “若是真的记下了情分,周君何必跟我如此见外。”

    姮娥目光有些幽怨,周舟有些尴尬,仰头喝了杯酒,继续自顾自的倒上。

    姮娥倒也给周舟面子,用袖子遮住,掀起了面纱,轻轻喝了杯清酒。

    “弟,你怎么不敬我?”碧霄仙子老大不乐意的说了句。

    周大侠赶紧举杯,“姐姐姐姐,来喝酒。”

    “这还差不多,”碧霄满意的喝了杯水酒,还咂咂小嘴,“虽然不是什么好酒仙酿,但这杯就是好喝。”

    米凯尔看着自己主人,周舟很干脆的拿起酒杯,“来,我也敬你吧。”

    “是,主人。”米凯尔端起茶水,和周舟轻轻碰了下,周舟第三杯酒也随之下肚。

    一视同仁、一视同仁……呃,不对,若一视同仁,那岂不是把姮娥和碧霄也当做了自己守护一生之人?

    周舟汗了下,还好两位大罗金仙并未在意这些。

    “对了弟,”碧霄轻笑道,“刚才不是听说,这座大城的城主就在上面?不如咱们动手直接擒拿了,你让弟妹用那控人心神的法术,给天启大军做个内应。”

    周舟一想,这还真是可行之事。

    丘泽处在天启到九龙的这片区域的中央位置,自己来都来了,若是在这里埋下棋子,倒也不错。

    他刚要让人朝着楼上探查,却听外面一阵喧闹,还有些许元气在波动。

    还没弄明白什么事,一道流光朝着碧霄身后的窗户飞来,而周围的几名护卫却并未阻拦。

    碧霄转身就拉住了流光中的身影,自然就是芷燕了。

    芷燕此时颇为狼狈,女扮男装的男子锦衣都是衣冠不整,直接就躲到了碧霄身后,连忙喊着:“姐姐救我!快!我遇到不讲理的流氓了!”

    “哦?”碧霄眼中立刻杀机隐现。

    而窗外,有十多道流光在街上电射而来,一个个气势汹汹,女子居多。

    “莫要跑了那小郎君!”

    “大胆!我家公子在此吃酒,何人敢造次!”一名护卫直接放出气息,那一道道流光顿时止住不敢向前。

    周舟看了眼芷燕,芷燕一脸苦恼。

    周舟问:“怎么了?”

    芷燕指了指外面的一名纤瘦女子,小声道了句:“怪我一时手贱,捡了个落在地上的绣球,这家伙非要拉我去成亲呢!”

    “哈哈哈,那你娶了不就行了?”周舟十分配合,此时芷燕就是个男子身嘛。

    芷燕苦着脸:“这还不算完,我说我是女子身,真不能娶。”

    “然后呢?”周舟纳闷的问着。

    芷燕看了眼半空的那名美娇娘,身子还颤了下,一手扶额:“他说没事,他刚好是男子,只是看起来像是女儿身……大哥,你快救救我呀!”

    周舟当时就乐了,他朝着外面看了两眼,寒毛都竖起了大半……

    开心的打寒颤。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