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针锋相对(二)

    温玉暖没想到经过了吴月新离世这件事儿以后,温思思竟然能够这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了,这对温思思来说,也算是一件儿大喜事儿了。

    不过,温思思到底是中毒已深,这情绪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控制的。

    所以说,温思思还是一眼就看穿了温思思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眼底里深深的恨意。

    不过温玉暖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如今的温玉暖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蠢到无下限的温玉暖了,温玉暖的重生,带动了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

    而一个温思思,根本是不足为惧。

    “对了,玉儿,我问过你爹爹的意思了,等府里的事儿都弄完了,再为你挑选一个黄道吉日乔迁。”

    温老夫人像是忽然想起来了这件事儿似的,忙和温玉暖说道。“爹爹同意让玉儿搬到绮非院去了?”

    温玉暖原本还有些不大高兴的,可是一听到温老夫人说的这话儿,立刻就眉开眼笑的,忙走到了温老夫人的身边儿,问道,“祖母可不是拿玉儿寻开心呢吧!”

    “你这丫头,真是的,祖母好好地骗你做什么?”温老夫人见温玉暖是真心喜欢绮非院,心里头也是高兴的。

    主要是因为温玉暖很是会哄人,所以温老夫人很喜欢和温玉暖相处。

    也是因为这样,温老夫人才会提出让温玉暖搬到离自己的上房更加近一些的绮非院了。

    “祖母真好。”温玉暖笑着上前去,就挽着温老夫人的手臂,娇笑着。

    “你啊,这张小嘴儿啊,真的是越来越甜了!”

    温老夫人说着,伸手点了点温玉暖的鼻子,笑着道,“那绮非院里什么都齐全着,不过因为到底是你姨娘以前住过的院子,着摆设什么的都比较陈旧了。

    你找一日去绮非院瞧一瞧,有什么要换的都换了,有什么添置的,到时候列了一张单子来,给刘妈妈,让她去我的库房里找,若是没有的,再让温腾出去置办就是了。”

    温老夫人这也是真心疼爱温玉暖的,不然的话儿,哪里会说出让她去自己的库房里找东西呢!

    “谢谢祖母。”

    温玉暖是一点儿也不想改动绮非院里的东西和摆设的,所以不需要更换什么,不过因为温老夫人这么说了,温玉暖自然是心领了,笑着应了温老夫人的话儿。

    在一旁的温思思和温念儿听着温老夫人和温玉暖两个人儿这旁若无人的对话儿,心里头一阵憋屈。

    温思思是觉得自己的姨娘死了,虽然说是被自己给害死的。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表现出来了这样一副伤心,难受的表情了,怎么着,温老夫人也得安慰自己几句吧。

    可是一开始温老夫人是在安慰温思思,可是后来温玉暖来了,温老夫人的心思就都在温玉暖的身上了,再也不去正眼瞧一眼温思思了,更不用说还去安慰温思思,和温思思说话儿了。

    而温念儿是听到了温老夫人竟然说温玉暖可以随意去她的私库里挑选东西,这一样,让温念儿红了眼睛。虽然温念儿知道自己不得温老夫人的喜欢,可是这看到温玉暖由着原本比自己都不招人待见到这般受人宠爱。

    这样大的差距,如何能让温念儿不产生什么别的心思和想法呢?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就都回去吧。”温老夫人又说了几句,然后便让打发了温玉暖等三人都走了。

    “那玉儿先回去了,祖母有什么事儿,就让仙桔来暖香苑找玉儿就是了。”

    温玉暖笑着,从温老夫人的身边儿起开。

    “好,好,你去吧,若是祖母有事儿,一定会让人儿去找你的。”温老夫人对于温玉暖说的这句话儿,还是感觉到了很贴心的,当即就笑的合不拢嘴了。

    “那好,说定了啊!祖母!”温玉暖笑着,摆出来了一副“不许耍赖,谁耍赖谁是小狗”的架势。

    温老夫人见此,嘴角儿的笑容越发的盛了。

    “恩,玉儿放心就是了,不会耍赖的。”

    “那玉儿先走了。”温玉暖这才真的带着红庭离开了上房。

    一出上房,温玉暖便带着红庭一路往和暖香苑相反的方向走去,完全不去搭理一直对自己使眼色,一副有话儿要和自己说的模样的温念儿,只奔绮非院而去。

    以前温玉暖并不知道,加上从前的温玉暖一直都是安守本分的,几乎除了去上房和主院请安,再或者是上课堂去,其他的时间几乎就都是在暖香苑里待着的。

    所以,温玉暖是真的不知道绮非院是曾经林苑非,也就是自己姨娘住过的院子。

    所以,温玉暖这会儿得了温老夫人的话儿,说是温天翎已经同意了她搬到绮非院去。

    温玉暖她就再也抑制不住想要去看一看绮非院,看看这个曾经自己的姨娘住了好久的地方,看看这个以后自己直到出嫁都要一直住着的地方了。

    想到出嫁,温玉暖的面色一红,脑海里就想到了冷心冽的身影。能从自己姨娘曾经住过的院子里出嫁,一定是一件儿很美好的事儿。

    温玉暖想到这里,就不由得笑了起来。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从暖香苑搬到了绮非院以后,竟然会发生那样的一件儿事儿,真是让温玉暖她简直是哭笑不得了。

    跟在温玉暖身边儿的红庭一脸的蒙.b.i.,完全是不知道温玉暖那副陶醉和幸福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红庭在内心里表示。

    姑娘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这两天摆出来的这样一副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别让奴婢再这里瞎猜啊,奴婢真的猜不到啊——

    温玉暖在那里幸福的不能自己,红庭在那么抓狂的不亦乐乎。

    而和温玉暖一起从上方出来的温思思和温念儿,在上房的院子外,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你看我做什么?”温思思被温念儿看得心里头发毛,皱着眉头问道。

    被一个比自己弱不知道多少倍的丫头看得竟然全身发毛了,这让温思思觉得很没有面子,好不好!

    “没,没有……”温念儿又恢复了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好似方才盯着温思思看得人儿不是她一样似的。

    “哼!”温思思听了温念儿的话儿,冷哼了一声,然后便带着新提拔上来的顶替了如意位置的小荷(如今改名为“如荷”了)回了自己的思文苑。

    温念儿看着温思思离开的背影,眼神里透露出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的情绪。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温念儿吩咐了自己的一等丫头莲儿道。

    “是,姑娘。”莲儿忙应是,然后便跟着温念儿一块儿回答了自己的院子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