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人王在这样的攻势之下,竟然也是不能够立即突破,只能够不停的应对从不同方位击打而来的招式。

    毕竟这些招式可都是由三十年的功力所激发出来的,虽然都是孩子,但是功力并不假,也是不可以掉以轻心。

    可是一套招式打了下去,三个孩子就已经累的够呛,这样的配合攻击,他们还是第一次用来实战,之前也都只是尝试。

    经过长期的配合,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打出了这样的效果。

    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有了三绝老人三分归元气的雏形,可是威力还是远远达不到,同时他们也不能够支持太久。

    仅仅一套招式下来,就让他们累的气喘吁吁,三个孩子这样高强度的配合,脚步都有些站不稳了。

    聂人王不停挥舞着雪饮狂刀,将一道道拳影、腿影还有掌影击退,同时还要将风之绵长,云之刚猛,霜之冰寒一同击散。

    待到聂人王将这些尽数打散之际,也不过只是几息之间,而就在这时,那三个孩子也是忍不住身子的疲惫,还有内力的消耗,同时倾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池天成暗中点了点头,拍了拍手掌,说道:“聂兄,你觉得如何,刚才已经不止十招了。”

    “确实不止十招了,这三个孩子将全套的三绝都施展了出来,加起来都不止三十招了。”

    聂人王点了点头,说道:“池先生,你还真是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他们三个孩子不过十岁而已,竟然都有了三十年的功力,加上他们这样的配合,若是一同行走江湖,也算得上是一方高手了!”

    “聂兄谬赞了。”池天成摆了摆手,对于这三个孩子的进步,他也是看在眼里,现在又看到了他们的配合,心中也是欣慰无比。

    若是他们再这样继续成长下去,在武林之中闯出一番名声,也是迟早的事。

    “只是他们现在年纪尚幼,不懂得人情世故,战斗经验更是不足,步足武林,为时过早。”池天成摇了摇头,说道。

    “池先生说的是。”聂人王也是很赞同这一点。

    就刚才那样的合击,若是这三个孩子有着足够的战斗经验,先是用一番简单的佯攻,然后再施展这样的配合,哪怕是聂人王恐怕也要受伤。

    但就是因为经验不足这一点,他们就直接施展了出来,虽然说这也有着趁人不备的意思,但是他们本身并不能持久输出下去。

    如此一来,这一招哪怕是再怎么强大,但只要被人阻挡,就会毫无所获。

    而失去了体力的他们,也就等于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了罢了。

    看到倒在地上,汗流浃背的三个孩子,池天成说道:“很好,为师很满意,你们没有让我失望!”

    “多谢师父!”三个孩子虚弱的说道。

    断浪则是强撑着爬了起来,看着池天成,欲言又止。

    池天成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上前拍了拍他的脑袋,他才安静了下来。

    随后,让人把三个孩子送回了房间休息,池天成便跟聂人王来到了乐山大佛之巅。

    两人盘膝而坐,感受着烈风的吹拂,一人手上拎着一坛子酒,痛饮之时,也是聊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聂人王狂饮了一口,摇了摇酒坛子,发现里面已经没有酒水了,便将空坛子丢了下去,让它随着江水漂流而走。

    这时候,聂人王扭头看着池天成,说道:“池先生,据我所知,幽冥人间乃是正派势力,保护着武林的安危,与天下会作为对抗。”

    池天成挑了挑眉毛,看着聂人王,等待着他的下文。

    “只是……自我下山之时,却也发现一些带着鬼脸面具的人残杀无辜百姓,当时我看不过去,便出手将他们除之,这些人的实力也是强大,击败他们,也是费了好一番手脚!”聂人王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池天成也听出了他的意思,问道:“聂兄,你可是怀疑我?”

    “聂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聂人王欲言又止。

    “当说无妨!”池天成注视着他说道。

    “那好!”聂人王也不矫情,说道:“聂某当初既然将犬子托付于池先生,聂某自然不会后悔,不管幽冥人间将来会做些什么,只是希望池先生不要让风儿做有违他意愿之事!”

    “这个没问题!”池天成点点头,他本来就没有打算强迫这三个孩子做什么。

    而且聂风天性善良,就算是把他逼急了,他也不定会去做那些有伤天理的事情。

    “这样聂某就放心了。”聂人王点点头,打开另一坛子酒,揭开盖子直接饮了大半。

    看到聂人王的样子,池天成突然感觉有些托孤的意思,如此看来,他对明天的一战,是真的没有多大的把握了。

    池天成虽然没有去过天下会看看雄霸的近况,不过也是从江湖中的传闻中略知一二,雄霸的三分归元气似乎真的已经大成了。

    只是按照剧情当中的发展来算,雄霸距离三分归元气大成应该还有着一段时间才对。

    记得在电视剧当中,雄霸的三分归元气是在跟风云敌对的时候才大成的。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反倒是提前了这么多时间。

    难不成又是因为自己介入了剧情的原因,所以才会导致雄霸的三分归元气提前大成了?

    如此一想,池天成也觉得很有这个可能,因为雄霸十分畏惧自己,加上他现在也大致已经猜到幽冥人间就是自己的势力。

    而池天成的实力,雄霸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不透,之后又是在凌云窟看到了池天成驯服火麒麟的时刻。

    如此威能,如今又有着火麒麟相助,雄霸自知不可能会是对手。

    因此,雄霸的压力也是不由得增大了好几分。

    雄霸的绝招是什么,自然就是三分归元气了,想要与池天成对抗,他也只能够是把三分归元气练到大成之境。

    否则若是幽冥人间对天下会出手,雄霸根本就没有手段抵挡。

    三绝虽然全部都告诉了池天成,甚至就连三分归元气要如何修炼也告诉了他。

    但是雄霸也知道,三分归元气想要真正练成,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因为三绝虽然相辅相成,但也相生相克,互相克制之下,想要融合这三种不同属性的内力,在风云世界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这一点,池天成同样也体会到了,进入风云世界不久后,池天成从雄霸还有聂人王那里学会了内功。

    之后池天成苦练冰心诀,将冰心诀内力融合到了混沌之气之中。

    可是即便如此,三绝的内力,到了如今,池天成也还是没有做到彻底融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池天成到现在都无法使用三分归元气。

    甚至就连三绝老人的三分归元气,池天成也是无法使用出来。

    不过这样无所谓了,池天成当初去学这些武功,无非就是想要学会它们的内功。

    现在内功已经有了,而且还多了一个烈火真气,因为契合度,池天成的重心自然就是放在烈火真气上面了。

    只要一将烈火真气跟气融合,到那时候,池天成就可以发挥出有别于烈火真剑的剑招,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

    就这样,一夜过去,池天成与聂人王一直坐在大佛之巅,直到这一天的正午,一个身影施展着轻功幽幽而来。

    “雄霸,你来了。”聂人王看着来人,淡淡说道。

    看着如此平静的聂人王,雄霸的心里也是略微有些吃惊,这跟以往的聂人王,一点也不像。

    “这些日子,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雄霸如此想到,随即他便开口说道:“聂人王,按照约定,今日你若是战败,雪饮狂刀便归我所有!”

    “自然。”聂人王站起身说道。

    随即,雄霸又将目光转向池天成,其中隐隐透露着一丝畏惧,“池先生,这次我与聂人王乃是生死之战,不知道你……”

    “你打你的便是,我不会插手。”池天成风轻云淡的说道,不过却还是让雄霸有了一丝压迫感。

    “他的实力似乎又强了,现在的我,恐怕还不是对手……”雄霸心中也有了明确的判断,看到聂人王跟他站在一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些担忧的。

    毕竟生死之战,若是有人从旁干预,尤其还是很有可能对自己出手的人,如此一来,雄霸也是不得不担心了。

    “动手吧!”聂人王宝刀出鞘,注视着雄霸。

    看到出鞘的雪饮狂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雄霸依旧是感到一丝渴望。

    雄霸有个爱好,那就是收集天下间的神兵利器,只要有机会得到,他就一定不会放过。

    如今跟聂人王一战,只要池天成不插手,那么他就有着一定的把握让雪饮狂刀从此属于自己。

    面对聂人王,雄霸自信一笑,说道:“如今我的三分归元气已然大成,你这昔日的手下败将,拿什么与我斗!”

    说罢,雄霸也是抽出了腰间的佩剑,脚下一点,欺身而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