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交锋。对裘晋等人实在不利。毕竟,韩衍这边,可是有着货真价实的五名乾坤境强者……当啷!一处战圈凌厉的枪芒泛着刺骨的寒气以一种刁钻的轨迹刺向韩衍周身要害,而后者显然也是知道朱合手中幽黑长枪的厉害,脚踏玄奥步伐,手中火红铁棍犹如升腾火焰般,抵御着那朵朵枪花。“哼,朱合。那俏美少女可不是蛮岩的对手,到时候抓来好好享受一番才行!”枪来棍往,狂暴的灵力不断的在半空中爆发而开。韩衍将浑身灵力催动到极致。他知道朱合的棘手所以也没想着立刻将其击败,他只要能够将朱合拖住,拖到自己这边有着乾坤境强者腾出乎来,到时候。朱合便将陷入夹击之中。要杀他。易如反掌。“在他们落败之前。你已是死人!”朱合脸庞上。突然浮现一抹森然笑容,旋即其皮肤之上,突然爆发出璀璨金光。而在这等金光涌动下,一种极端可怕的力量,如同火山一般,喷发而出。力量波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从朱合周身蔓延而开,感受到这种波动,那韩衍眼瞳陡然一缩,他能够察觉到,如今朱合的实力,比起上次交手,竟然又是变强了许多!金光涌动,朱合整个人仿佛都是在此刻化为一道流动的金芒,手中的幽黑长枪,也是被覆盖上了一层金膜。“咻!”朱合的身体,仿佛是化为了一团金芒,人与枪,都是融合在了那团金芒中,而后,金芒掠出,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撕裂空气,如同夜空中的一道金色流星,携带着无法形容的凌厉之气,攻向韩衍。这般动静,立刻便是将这片区域所有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来,望着那金芒中所涌动的可怕波动,面色剧变,从那之中,他们嗅到了浓浓的死亡味道。“天怒狂牛!”韩衍浑身的汗毛都是倒竖了起来,他同样能够感觉到朱合这一杀招的厉害之处,当下也不敢怠慢,直接是施展出了最强的灵诀。巨大的光明巨牛凝现而出,而后包裹着韩衍,以一种撼动天地般的气势,轰向那道金芒。空气震荡着,谁都没想到战斗如此迅速的便走进入了白热化,就连裘晋,蛮岩等人,眼角余光,都是不由自主的投射了过去。轰!惊天动地般的撞击,终于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凝视下轰然相撞,而后,众人便是见到,金光瞬间缩小,仿佛所有的力量,都是凝聚在了那一杆化为金色的长枪之上。“破!”低沉的喝声,轰隆隆的传开,那长枪之土,金光璀璨,犹如撕裂了夜色。砰!所有人的眼瞳中,都是反射着那耀眼的金光,以及那在金光涌动下,瞬间崩裂的光明巨来……“噗嗤!”光明巨牛在霎那间被狂暴的撕裂而开,那其中的韩衍,望着那在眼瞳中陡然放大的金光,眼中,终于是涌上了浓浓的恐惧之色。耀眼的光明巨牛,在那金光之下,却是脆弱得如同豆腐一般,金枪掠过,巨牛顿时寸寸崩裂。而巨牛崩裂,隐藏在其中的韩衍,也是暴露在了那凌厉到了极点的枪风之下,当下那张面色,便是涌上了一抹惊骇之色。虽说上一次已经交过子,韩衍也是清楚朱合的战斗力强横,所以此次交手,他几乎没有丝毫的留手,一出手便是全力而为,在他看来,朱合之所以强,只是因为那灵诀强大罢了,只要他没有施展出那种强大灵诀,朱合根本就无法与他抗衡……当然,最后的事实又是让得韩衍明白,他这想法,着实有些过于天真了点。朱合仅仅只是凭借着手中的幽黑长枪,也并没有催动六灵轮这等强大招式,但那最后的结果,却是近乎以一种摧枯拉朽般的姿态,轰爆了韩衍的天怒狂牛!凭借龙纹神典的可怕力量,加上元相之胎的恐怖威力,毫无花哨的一枪,便是破开了韩衍的攻势。“嗤!”在那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中,朱合眼神冰寒,手中金枪威势不减,狠狠的对着那暴露而出的韩衍攻去,那劲风舞动间,杀气腾腾。“无极圣铠!”那韩衍此时也是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味道,他知道,若是让朱合这攻击落到身体上,今天不死都要脱层皮,当下他的眼中也是掠过狠色,身体一震,体内灵力几乎毫无保留的暴涌而出而后在其身体之外,形成了一道极端厚实的光罩。在那光罩之上,波光粼粼,有种令人心安的坚固之感。而在光罩凝聚成形时,宛如一条沸腾金龙般的金枪,也是轰然而至,而后在那诸多的眼球的凝视下,狠狠的轰在光罩之上。轰!光罩剧烈的颤抖着,一道道裂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蔓延而开而其中的韩衍,面色也是在此刻涌上了苍白之色,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这才短短几天时间不见,为什么朱合的战斗力,竟然猛涨了这么多!“爆!”一道冰冷的音节,从朱合嘴中传出,旋即那刺眼光幕,瞬间爆炸而开强猛的劲风轰击在韩衍身体之上当即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其身体,也是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射而退。望着那吐血狼狈而退的韩衍,这片区域顿时爆发出阵阵哗然之声,一道道惊异的目光望着朱合的身影,虽说这里的人有一些也是听说过当日朱合与韩衍在叶城交手的事,但当时毕竟算不得分出胜负,可如今这一幕,却是让得他们明白,两人之间究竟是孰强孰弱。那正在与裘晋等人纠缠的蛮岩四人,同样是因为这一幕心头狠狠的震了震旋即面色有些变幻,原本在他们看来,就算朱合真的能够媲美乾坤境强者,想来也顶多只能跟韩衍战个平手,但眼下这情况,却是超出了他们的意料范围。半空中,朱合眼神冷漠的望着吐血而退的韩衍,眼中的杀意却是丝毫不曾减弱,他今夜想要的,并非只是打伤韩衍,而是要真正的将这个祸害给解决掉!上次他忍耐了一下,但却是招来今夜这般横祸,若是再留着他的话,指不定下次还会招来什么麻烦,以朱合的性子,断然无法接受。所以,当韩衍身形暴退时,他的身形,也是再度暴掠而出,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气息极为不稳的韩衍面前,手中凌厉枪芒,撕裂夜色,狠狠的刺向韩衍胸膛。“小子,你敢!”那韩衍也是被朱合这般举动骇了一跳,旋即猛然厉喝道。咻!他的喝声刚刚脱口,那迎面而来的凌厉劲风,便是将其脸上去出道道血痕,此时他方才彻底的醒悟过来,朱合竟然是真的打算下杀手。死亡的威胁,笼罩着韩衍心头,不过他好歹也是乾坤境的强者,心神一动,便是催动起贴身的宝贝内甲,顿时有着一圈淡淡的红光蔓延而开。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小看了朱合的攻击速度,凭借着诸多强大手段,他的战斗力无疑是可怕的,因此,还不待那圈红光彻底的蔓延凝实,一点金芒,已是犹如闪电般的将其洞穿,最后狠狠的落在了韩衍胸膛之上。嗤!枪尖入肉的低沉声音,悄然的传开,却是令得周围的区域瞬间寂静无声了下来……萦绕着金光的幽黑长枪,自韩衍的胸膛穿进,而后自后背心处穿出,顿时间,鲜血如同喷泉般的涌出,而那韩衍的身体,也是在此刻凝固下来。“下辈子,动坏心思前,先想想后果。”……第三百二十三章云海阁,朱合眼神漠然的望着那嘴中鲜血不断涌出的韩衍,手中幽黑长枪狠狠一甩,那韩衍便是狠狠落地,隐约间,有骨骼断裂般的声音传出。原本骚动的区域,在此刻寂静无声,一道道目光望着那在挣扎了几下后,最终彻底僵硬的韩衍,不由自主的狠狠吞了一口口水,他们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韩衍竟然便是这样的死了……“这个家伙好强的战斗力,好狠的手段!”一道道目光,以各种角度,不约而同的望向半空中的那一道身影,这个时候,一些眼光中原本的同情与轻视,也是悄然间荡然无存。韩衍的身死,同样也是令得那双方的战斗逐渐的歇火,裘晋等人看了看韩衍的尸体,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的震动,难以言明。而蛮岩四人,则是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这一幕,片刻后,除了蛮岩之外的另外三人,身形突然一退,忌惮的目光看向朱合,道:“这位朋友,先前的事我们并没有插半点手,此事,我们不会再管。”他们这话一出口,立刻便是表明了立场,韩衍已经死了,再为他拼命显然没有意义,他们都不是蠢人,不可能再为了一个死去的韩衍来得罪战斗力极为惊人的朱合。而听得他们这话,那岩本就阴沉的面色,更是难看起来,今夜的事,他与韩衍是主谋,而且他还主动出手将妖兽引了过去,这三个家伙可以罢子退开。但他的话。恐怕有些难度。此时的天色。已是接近黎明。一道道淡淡的光线躬下来,令得整个山脉都是朦朦胧胧,朱合则是脚踏半空,他子掌一握,一股吸力便是将那韩衍怀中的空间轴卷吸至手中,而后这才转动着一对漠然的双眼,先是看了那三个退开的家伙一眼,然后缓缓转移。停留在了蛮岩的身体上。“小子,你还想干什么?!”见到朱合目光望来,那蛮岩头皮略微有些发麻。他的实力与韩衍不相上下。朱合有能力斩杀韩衍,那也就是说,同样有机会杀了他。这一情况,让得蛮岩心头突然涌上一些后悔。如果早知道朱合竟然这么凶悍。他就不跟韩衍这家伙一伙了……不过现在这时候。再后悔似乎已是晚了点。但不管怎么样。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也只能硬气点。“下去陪他吧。”朱合声音平淡,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对于这蛮岩,他同样是颇为的厌恶,所以也并不打算留情,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那蛮岩上空,幽黑长枪一振,极端凌厉的劲风,撕裂空气,狠狠的轰向后者脑袋。“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见到朱合再度带着杀气而来,那蛮岩也是怒喝道,旋即急忙抵御。轰!金光涌动,这一次,蛮岩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韩衍会败得如此之快,因为朱合的战斗力,完全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叮!朱合的幽黑长枪,重重的点在蛮岩手中长剑之上,狂暴的力量如同火山般喷发而出,直接是将那蛮岩生生震退数十步,最后方才有些哴跄的稳住,但那面色,却是青红交替,显得很是尴尬与惊惧。周围的各方人马,见到朱合这般凶悍,心头都是微微一凛,然后将前者在心中划了定为不可招惹的一类,这家伙等级虽然不高,但这战斗力以及睚眦必报的手段,却是让人心寒。咻!朱合眼中金光流动,皮肤之下也是闪烁着点点金芒,身形一动,愈发凌厉的攻势,再度对着那开始有些不支的蛮岩笼罩而去。而在朱合这般攻势下,那蛮岩很快的也是落入了下风,不过,就在朱合快若闪电般的凌厉一枪即将轰中其要害时,一道庞大的劲风,猛然自远处暴掠而来,一声巨响,竟是生生的将朱合震退了数步。突如其来的劲风,让得朱合眼神微微一沉,旋即抬头,只见得那不远处,一道身影如同柳絮般,随风而来,淡淡的声音,缓缓的在这片区域中传荡而开。“这位朋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还望看在我云海阁的面子上,揭过此事。”云海阁?当那平淡的声音在这片半空中传而开时,不少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变,然后眼神忌惮的望向那出现在蛮岩身旁的一道人影。那是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模样俊秀,衣衫之上绘着云彩般的纹路,脸庞上挂着一种风淡云轻般的笑容,此人不论是气质还是模样,都算得上是不错之选,当然,最让得人忌惮的,却并非是这些,而是在其现身时,那举手投足间所散发而出的一道道强波动。这等波动,比起蛮岩这些强者,不知道强上了多少!朱合的眼瞳,也是因为此人的出现瞳孔微微一缩,他能够感觉到面前这白衣男子的强横……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