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谢芸主动向李牧发出邀请,家就在西湖对岸的岸边,请李牧到家里坐坐,用她的话说,来一趟怎么都得先认认门。

    李牧自然也没有拒绝,赵贤良的情绪看起来颇为稳定,看来对自己的意见和不爽通过这顿饭消除了不少。

    到了赵子秋家中,谢芸热情的邀请李牧在偌大的客厅坐下,赵子秋与李牧紧挨着,低声在李牧耳边缠着他问:“你给我买的礼物呢?什么时候给我呀?”

    李牧低声在她耳边故作神秘的说:“礼物等私底下就咱俩的时候再给你。”

    赵子秋只好点点头,随即跟坐在对面的爸妈说:“爸妈,你们快看看李牧送了什么礼物给你们。”

    谢芸笑着说:“当着人家李牧的面拆礼物不太礼貌,还是等爸妈待会回房之后拆开,明天再告诉你。”

    赵子秋嘟囔道:“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人家就是心里好奇,拆开看看嘛!”

    谢芸看了李牧一眼,见他面带笑意,便点头说道:“好,那妈就现在拆开看看。”

    谢芸当着三人的面拆开精致的礼盒包装,里面是一个亮紫色类似植绒面料做的首饰盒,看起来颇为高档,赵子秋一见那上面的Logo,惊喜的说道:“是蒂芙尼!李牧你真会选,我妈最喜欢她们家的首饰。”

    李牧不由笑道:“是吗?阿姨喜欢就最好。”

    谢芸微微点头,略显激动的打开首饰盒的翻盖,打开盖的一瞬间,她的眼光便被里面那枚由钻石、蓝宝石、橄榄石搭配铂金制成的兰花草胸针吸引。

    这枚胸针色彩搭配格外清新脱俗,璀璨夺目的钻石以及色彩艳丽的蓝宝石,搭配着淡绿色的橄榄石,再加上那兰花草的整体造型,无论是外观还是意境都非常完美,即便是见多了奢侈饰品的谢芸也不由惊叹:“这枚胸针实在是太漂亮了……”

    对大多数女性来说,胸针并不是必备饰品,但对谢芸这样的上流贵妇来说,胸针绝对是正式场合必不可少的配饰,一件礼服,搭配一枚精致的胸针,气质瞬间能提升好几个档次不止,所以她不但觉得这么胸针漂亮,而且是当真格外喜欢。

    谢芸看着李牧,感谢道:“这枚胸针价格一定很贵吧?谢谢你了李牧!”

    李牧忙道:“阿姨您喜欢就好,不用这么客气。”

    赵子秋满脸开心神色,对李牧说:“没想到你挑礼物的眼光这么好。”

    说完,赵子秋又看向爸爸赵贤良:“爸,你的礼物也拆开来看看呗?”

    赵贤良一边拿出礼品,一边故作随意的说:“就你最沉不住气,要不你来拆?”

    赵子秋摇摇头:“我不拆,李牧送你的礼物,你自己拆才对。”

    赵贤良无奈:“好好好,我拆。”

    说着,赵贤良手上就已经把包装撕开,打开之后,发现李牧送给自己的礼物竟然是一杆万宝龙的高端限量款钢笔,心里也不由赞叹一声,这小子确实会送东西,自己虽然不能算爱读书写字,但对钢笔却有一种非同一般的喜好,就好像成功商人非常注重自己的座驾一样,他也非常注重自己在商业场合会用到的钢笔,李牧选的这杆万宝龙格外精美,让赵贤良一眼就喜欢上了。

    谢芸看出老公表情里透露出的高兴,心里也分外开心,自己对李牧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老公如果也能做到这一点,那对女儿来说,真是一件天大的大好事。

    赵贤良把钢笔拿在手里把玩半天,这才重新放回包装盒里,对李牧说:“眼光不错!”

    虽然没有说谢谢,但仅仅是这四个字,也足以证明他态度上的转变了。

    李牧也终于松了口气,也幸亏是打电话给杜菲求救,否则真要让自己买,未必能让他们这么喜欢。

    赵贤良一高兴,便让佣人准备茶海,亲自泡茶招待李牧,也算是真正开始走心对待李牧了。

    喝了点赵贤良泡的茶,时间渐晚,李牧心里开始考虑如何解决今晚最大的问题:把赵子秋带走。

    分开这么久,李牧今晚绝对不想放过这个小尤物,但是大晚上要直接把赵子秋从家里带出去彻夜不归,李牧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赵贤良好不容易对自己有了些许好印象,如果自己今晚要把赵子秋带走,恐怕他立刻就要炸毛。

    心底正犹豫着,赵子秋这个时候站起来,拉着李牧说:“不行,我要看我的礼物!你既然要私下里给我,那我带你去我房间吧。”

    李牧略微一怔,还没反应过来,赵子秋便双手拽着自己的胳膊,把自己从沙发上拽了起来,然后对她爸妈说:“爸妈,我带李牧去我房间参观一下,你们接着喝茶。”

    说完也没等他们回应,拉着李牧就一路上了楼。

    李牧跟随赵子秋一路上了二楼,赵子秋推开二楼一扇房门,刚带着李牧进去,紧接着一个转身,整个人便扑进李牧怀里。

    抬头、垫脚、亲吻……

    一切都是赵子秋在主动,她太久没见李牧,在满心思念的作用下,此刻在几乎要化在他怀中。

    李牧也是情动至深,抱住赵子秋便先是一阵放肆的亲吻,不只是亲吻,手上也一点不曾松懈。

    赵子秋完全低估了自己的吸引力,以及她的身材在这个初秋的夜晚,透过薄薄的衣衫所带给李牧的强烈触感……

    她并不知道,自己主动的亲热,竟然唤醒了李牧体内的那头猛兽。

    而赵子秋在李牧的怀里发出的娇声喘息,更加刺激了李牧,促使他一把将赵子秋抱起,迈步便来到她那张硕大的欧式公主床前,直接将她压在身下。

    赵子秋意乱情迷,当意识到李牧已经开始褪除自己身上衣物的时候,她意识到李牧的强烈冲动,急忙想要制止他,口中说:“不行,爸妈还在下面……”

    李牧说:“不管他们了,待会儿我还要回酒店,万一今晚带不走你怎么办?我估摸着八成是带不走你。”

    赵子秋说:“我妈说……”

    李牧用牙齿轻轻厮磨着赵子秋的下唇,大口喘着粗气打断她的话,说:“我不管,我想要你,现在、立刻、马上……”

    赵子秋表情挣扎:“可是我爸妈……”

    李牧打断她,不由分说的道:“现在、立刻、马上!”

    赵子秋抿着嘴唇,看了李牧片刻,无奈轻叹一声:“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你先去把门关上……”

    李牧一下子跳起身来,飞快的冲到门口将房门关上、门锁反锁,紧接着又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床边,重新抱住赵子秋。

    赵子秋本想跟李牧说,妈妈今晚想留他在家里住,客房就在自己隔壁,他晚上有的是机会可以溜过来找自己,自己也可以溜过去找他,没必要非在这个不太恰当的时间段做这种事情。

    但是,李牧刚才如孩子般的任性与迫切,极好的调动起了她心底的浓浓情意,于是也就干脆豁出去了,无论如何,自己不能伤害到李牧对自己的那份积极。

    更何况,分别这么久,赵子秋的身体也格外想念李牧,于是她抛开还在楼下的父母,顺应着李牧、回应着李牧,感受着李牧所带给自己的所有……

    ……

    赵贤良倒了杯茶给老婆谢芸,这已经是李牧和赵子秋上楼后,赵贤良给谢芸倒得第七杯茶了。

    开始的十几分钟里,赵贤良还在和谢芸随意聊天,但是十几分钟没见这两个孩子下来,赵贤良便一下子沉默了起来,往后的十几分钟直到现在,他都没再说话。

    别墅的隔音很好,即便李牧和赵子秋在二楼忘我的与彼此欢爱,赵贤良和谢芸在楼下也听不到半点动静,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即便是听不到任何动静,两人似乎也都在心里意识到了大概是个什么情况。

    赵贤良心里虽然明白,但不愿细想,更不愿开口跟老婆交谈,于是只能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水,一泡接着一泡的沏茶,谢芸也没说话,赵贤良倒一杯,她便喝一杯,一直到喝得小腹都有些圆滚了。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谢芸,她说:“你少喝点茶,免得晚上睡不着。”

    赵贤良耸耸肩,面无表情的说:“要不你给我开瓶酒来吧,我再喝一点,等时间差不多了,就回房睡觉。”

    家里大部分的卧室都在二楼,赵贤良这话,透着他此刻心底的那份无奈,不让喝茶就喝点酒,想睡觉还要等时间差不多才可以,显然是要等李牧和赵子秋下来,他才愿意上去。

    谢芸心里也是无奈,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俩孩子还没下来,以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多月没有见面的前提,基本上不用想也知道楼上房间里会发生什么,这种情况下,作为家长难免会感觉尴尬,她和赵贤良一样,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愿意上楼,万一听到点什么动静,那感觉怕是会更让人无可奈何。

    谢芸起身来到餐厅,从酒柜中取出一瓶红酒以及两个高脚红酒杯,片刻之后,她双手各端着一个盛了一半红酒的玻璃杯,来到赵贤良的跟前坐下,把其中一个酒杯递给他,然后主动与他手里的杯子碰了一下,带着几分感慨的笑道:“时间过得真快,感觉刚跟你结婚没多久,可一转眼孩子都这么大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