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世杰这里挂断电话,那里袁州也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只见袁州对着高大英俊的金发门童客气的笑笑,然后摇头,转身往酒店里面走。

    “好的,那祝您旅行愉快。”门童露出一口白牙,热情的说道。

    袁州继续点头,然后客气的往里走。

    “叮”电梯来了,袁州安静的走进电梯。

    直到电梯往上升了好几层,袁州才反应过来。

    “等等,我为什么要回来,拒绝完,我完全可以走出去的。”袁州一手摸着额头,脸上的表情很是费解。

    “看来我刚刚脑抽了。”袁州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

    不过一拍头,袁州就自然的抬起头,看到了电梯里的监控,瞬间,袁州就严肃起来。

    “我勒个去,居然有监控,应该没人看到,反正也不知道我说的什么。”袁州心里默默想到。

    电梯里后面的时间,袁州就全程保持严肃的状态,直到下了电梯。

    “咦?这么快就回来了?正好过来我房间一下。”袁州一出电梯就被周世杰看见,直接说道。

    “嗯,看完就回来了。”袁州点头。

    “早点回来也好,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带你吃好吃的。”一进房间,周世杰立刻笑着说道。

    “能被您称为美食的,肯定很不错。”袁州一脸认真的说道。

    “哈哈,当然,那可是米其林的老牌三星,厨师也是三星的。”周世杰并没有直接说是楚枭。

    “那确实值得一尝,谢谢会长。”袁州立刻道谢。

    “你这小子,这么快就谢我,看来是要我请客啊。”周世杰一下子回过味儿来,立刻佯怒的说道。

    “既然会长您都说了,作为小辈我也不好和您抢,那就谢谢了。”袁州并不怕周世杰发怒,继续认真的说道。

    “现在的小子都是滑头,老头子早就准备请了。”周世杰瞪了袁州一眼,然后才说道。

    “谢谢。”袁州特别真诚的说道。

    “行了,别说那些。”顿了顿,周世杰才继续说道“小袁,我记得你不挑食,也没有忌讳对吧?”

    “是的,我都可以尝试。”袁州点头。

    “嗯,那就没问题了,那边准备了十三道菜。”周世杰说道。

    “明天晚上去吃吗?”袁州突然这样问道。

    “不,是中午。”周世杰提醒。

    “好的,早餐就不用叫我了。”袁州点头,然后认真的说道。

    “怎么?还要倒时差?”周世杰看着袁州,眼神里透着关心。

    “不是,这样中午能多吃点。”袁州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理所当然。

    “……”周世杰倒是瞬间无语,说得好友道理。

    “那就晚安了,我先回去睡觉。”袁州挥手告别,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边袁州和周世杰只是等吃的人,自然轻松无比,但楚枭那里也不见紧张,不过慎重倒是肯定的。

    “安德烈,明天你和我准备那桌的菜肴。”楚枭指着安排给袁州他们的位置说道。

    “好的。”叫安德烈的是个茶色头发的白种中年人,看起来成熟可靠,事实也是这样。

    “那么明天见。”楚枭说完也就是和厨房的人告别了。

    ……

    等美味的时间总是特别快的,何况约好的十二点,但是驱车赶过去也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是以一早上的时间,袁州也就是锻炼了一番、吃个早饭,做个车,也就到了饭店外。

    餐厅位于巴黎的北部,今天天气良好,阳光照在餐厅两层的红色砖石上,看起来温暖而漂亮。

    餐厅只有两层,周围都是漂亮的花园,里面还有耐寒的花儿开放着。

    红砖、白墙、花园、实木原色的桌子,看起来真的很是美丽,而且这还只是外面。

    “这里环境很好。”袁州边走边说。

    “当然好,以前这里是一个贵族的领地,后来征用了,也就是里面装修,外面都是修补,当然好看。”周世杰指着餐厅招牌示意。

    “难怪。”袁州点头。

    两人一进门,就有漂亮的褐发服务员上前招呼。

    “周先生和袁先生这里请。”褐发美女示意一个窗边,洒落阳光的位置。

    这个时候袁州没有动,而周世杰回答的,毕竟袁州只能听懂,而不会说。

    “这是今天上菜的顺序,请两位看一看。”褐发美女递上菜单。

    第一道菜冻开胃头盘(蜜方腿)

    第二道菜汤(酥皮洋葱汤)

    第三道菜热开胃头盘(奶油鸡酥盒)

    第四道菜鱼(干煎塌目鱼配柠檬汁)

    第五道菜主菜(秘制鹅肝)

    ……

    第十三道菜甜品(柠檬果馅饼)

    “看起来很不错。”袁州看着全法语的菜单,说着纯正的中文。

    “嗯,是不错,那就按照这个上吧。”周世杰前一句还是对着袁州说的,后一句就是对着褐发美女服务员说了。

    “好的,两位稍等。”服务员点头,礼貌的走开。

    “一会吃了我请的东西可是要给评价的。”周世杰看着袁州认真的说道。

    “好的,会长放心。”袁州认真的点头。

    “那就好。”周会长点头。

    然后两人就在位置上安静的等待上菜。

    “厨师长,这是前菜的食材。”安德烈递上处理干净的食材。

    当然是完全按着楚枭的规矩来的,除了洗菜,其他时间全部没碰到过菜品。

    “嗯,可以,放下吧。”楚枭眉头微皱,但还是这样说道。

    楚枭回来以后,对于菜品的要求更加严格,需要吃前一小时采摘不说,还不能碰到,这不是为难人嘛。

    还好他的严格早就深入人心,私下抱怨,工作的时候确实更加认真了,就是姿势别扭了点。

    “今天是个好日子。”楚枭透过窗子看见了坐的笔直的袁州,深吸一口气,拿起刀开始做了起来。

    今天准备的自然是楚枭所擅长的。

    就连安德烈心里都忍不住嘀咕“好久没看到厨师长这么认真了,看来那一桌不同一般。”

    “居然还预定了那块鹅肝,有技术学了。”安德烈想起楚枭预定的鹅肝,心里很有些火热。

    那可是顶级的顶级,能作为下手,看着处理也是一种荣幸。

    ps: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去复查咽炎的事情,回来一直咳嗽的没法写,主要是喉咙已经发炎化脓了,实在不好意思,现在才写完,今天就一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